李克強掌舵經濟,權力隨時可能被收回

張欣  陳小平

陳小平:還有一個問題。李克強這次,我一個感覺就是,他這個政府工作報告中,什麼東西都燴到一鍋裡頭。但是他有一些暗示,剛才我也提到,他說,經濟發展的內在動力不足。此外,他還用了一個詞,就是中國經濟現在處在“爬坡過坎兒”的關鍵時期。他說的這個爬坡過坎兒的關鍵時期,暗含的是一種什麼經濟學上的意思呢?


張欣:我覺得整個,你如果看李克強這個報告當中,就是說,他冠冕堂皇的話一定要說的,但是他說了很多東西,包括你說的爬坡過坎兒,他估計有面臨很大的壓力,法治他就提到了很多次。我覺得他能看到經濟上的問題,也看到現在政治環境和政治體制的倒退對經濟的負面效應,但是我想他沒有辦法提得更多。我想他整個這個報告,不單是李克強,也反映了所有務實的政府官員和經濟學家的想法和做法,但是他不可能具體地,或者正式地、公開地把它談出來,只能從字面裡面或者是從字裡行間當中,去讀出這個意思。


但我想也不過就這麼提提,具體做起來,哪一天黨要把這個東西收回去了,像1957年、1958年,或者是1966年的時候,毛澤東他要把它收回去,你的經濟肯定要倒退下去的。你剛剛改好,黨覺得這個不符合黨的路線了,這麼一退,這個誰也說不準。這就是為什麼企業家現在都不放心,大家都要跑,因為你沒有一個法治的環境來保護他們。這整個體制,你並不能保護一個自由的市場經濟,所以這個很難說,這個就沒有辦法了。


李克強在兩會發表其工作報告。

兩會經濟亮點

陳小平:還有最後一個問題,我想問的是比較泛的問題。就整個的感覺啊,今年的兩會,就沒有什麼新聞。實際上最熱鬧的一個部分,事實應該是人民代表……這些人民代表,吃好了,喝好了,然後去討論李克強的這個報告,裡頭激發出一些熱點,激發一些媒體的曝光點,但是今年這些點啊,幾乎都沒有。那麼剛才我們在私下交流的時候,曾經提到,就是有一個委員談中國法治的問題,成了最爆的一個點。


剛才你也談到,李克強的報告中,提到很多法治的問題,而這個委員呢,談了一點法治的問題,就不讓講了,微信上也給屏蔽了。還有一個就是,傅政華成了一個新聞,這個東西我們可以不提它。那麼我有一種感覺就是說呢,這個會開得是非常的沉悶!那為什麼會非常沉悶呢?會不會跟今年要開十九大有關係?這個會開得很沉悶,那麼在經濟的指標上,定得也很低,比如說6.5這個數字,也很低的。



他是為了保證一種十九大召開的政治環境,因此把這個會開成了很低,在經濟發展的目標,各個方面,也趨向於保守,那麼在各個措施方面,也不傾向於那麼有勁,這種感覺是對的嗎?作為我這個外行來看,你覺得我這種感覺是不是對的?請你說一說,怎麼回事呢?


張欣:我這個方面也是外行,但是可以看到的是這樣,就是說,從媒體的報導,從去年的兩會到今年的兩會,上面他們和整個政協委員都說,你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等等,這個已經是做了很多關照。當然了,也有很多委員,他還是覺得,我這個是唯一,我要說兩句我自己想說的話。


一個人,我們就看到,一個是蔣洪委員講的司法要獨立,那這個是,他據說下面的鼓掌是八次、十次地鼓掌,就看到大部分的政協委員心裡是怎麼想的。另外就是侯欣一委員,他就講到了你這個搞霧霾,他雖然沒有直接點名,他說是國家最高負責人,也就是說,這個責任是你習近平的,然後你要作為第一責任人來負責解決霧霾,而且呢,他也講,這個要讓媒體說話,你不能把媒體壓了不能夠報導霧霾,不能夠報導汙染,他這個講得很清楚。


我也寫過一個評論,就評論侯欣一,他們提出的提案。所以這個問題也就是說,還是有一點亮點的,但是呢,我想是由於媒體大概是被控制了吧,就像崔永元他說,他寫的幾個東西,結果連他自己的微信和他的微博上的轉發都給屏蔽了,所以我想可能是我們看不到吧。


陳:哈哈,我們看不到!那我們就走著瞧。2017年怎麼樣,最後我們還是能看到,因為經濟的很多東西都是表象的,我們是看得見的。那麼現在,謝謝張欣教授參加我們今天的節目,也謝謝我們的網友,這麼早來觀看我們的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張:謝謝陳總編輯,再見!(《核心是習近平的,經濟是李克強的》連載完,《外參》第8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