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學說:只要孫政才出面,多複雜問題都能解決


趙久然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劉京威

孫政才的出身

“孫政才的父親是誰?”“孫政才到底有何家庭背景?”

在孫政才調任吉林省委書記後,在網上有很多這樣的問題。在百度和谷歌上,輸入孫政才三個字,有40多萬條的搜索結果,但關於孫政才身世背景是最受關注的文章──他也是個高幹子弟嗎?

有網絡文章猜測說:孫政才是山東榮成縣人,而榮成縣1988年後出了39個將軍,是全國最多的,所以孫的背景可能並不太單一。

但官方媒體則發布報導,詳細介紹孫的出身環境,意在為他“正名”:

1963年,孫政才出生在山東榮成市一個叫五龍嘴的海邊村。這是一個西、北兩面瀕臨大海,東、南接陸的村莊,全村現有620戶人家。隔著靖海灣,五龍嘴村北面是國家二類開放口岸──文登市的張家埠港。

今天的五龍嘴村村容整潔,在一排排規劃整齊的紅瓦房之間,間或有數棟青麻石砌牆的海草房,屋頂上早已泛白的海草見證著這個村莊600餘年的歷史。村民們說,孫政才是五龍嘴村有史以來學問最大、也最有出息的人。上了年紀的村民回憶說,上小學時,孫政才就學習很好,人也很老成,從不跟同學打架,一直都是班長。有人指著臨街的一棟紅瓦房說,那就是孫政才的家。院門已經上了鎖,有村民介紹說,孫政才的父母現在在榮成市區生活。

孫政才當年就讀的五龍嘴小學體育老師張樹皆,向前來採訪的記者介紹,上小學時孫政才的個子挺高,性格平和,甚至有些靦腆,但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他還是學校籃球隊的中鋒,“三步上籃不僅動作標準,而且命中率高。”

孫政才的高中邱姓同學介紹說,曾和孫政才一起在黃山的榮成十三中上學,當時的高一被分成三個班,自己和孫政才被分在一個班。那時家裡的經濟條件都不好,孫政才和同學們一起住校,每個週末結伴回家背乾糧和鹹菜,只是他總要比其他同學早回校,學習也很刻苦。1980年高中畢業時,班上只有三四個人考上了大學,孫政才是其中之一。

在五龍嘴村,有位熱心的村民從家裡拿出一本2001年出版的《五龍人》村誌。村誌第192頁有關於孫政才的介紹:生於1963年10月。1980年考入萊陽農學院,1984年畢業後直接參加研究生考試,成為中國農科院陳國平教授所帶的兩名碩士研究生之一;接著攻讀博士學位,並去英國留學一年。靠他的勤奮質樸和老成持重,深得導師和農科院領導的信任和器重。因此,在取得博士學位之後,年僅30歲的孫政才即被任命為農科院土肥研究所所長,不久被提拔為中國農科院副院長。1997年,他被選任為北京市順義區區長(正廳級),時年僅34歲。

對於孫政才的成長,村志用“寶劍鋒自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同所有的成功者一樣,他成功前面付出的是辛勞的汗水”來評價,並以此來鼓勵村裡的後生們。

村誌裡還介紹了孫政才如何勤奮學習:為了備考研究生,1984年的寒假,孫政才是在學校圖書館裡度過的。數九寒冬,夜深時寒氣逼人。為了禦寒,他披著大衣,再用毯子包著腿和腳,堅持夜夜苦讀。

農家老本行

孫政才考入了萊陽農學院(現為青島農業大學),還有一個更經典的例子,在師生中傳為美談。

在讀大三期間,孫政才與一位輔導教授一起搞小麥品種實驗,不慎將一個粉筆頭丟失在做過土壤成分分析的試驗田裡。在常人看來,區區一個粉筆頭丟在田裡沒啥關係,但嚴格的教授認為,它會改變一部分土壤的成分結構,就有可能影響一顆或幾顆種子的發芽、生長,進而影響到整個實驗的效果。

於是,教授要求孫政才將試驗田認認真真地再翻一遍,無論如何要找到那個粉筆頭。儘管孫政才身強體壯,但等他找到那個粉筆頭時,已累得大汗淋漓、腰酸背痛。然而,教授嚴謹的治學態度和這件事的意義,對孫政才的教育和影響卻非常深遠。

“孫政才是我同門師弟。當年北京農科院招收研究生,作物所只有七八個研究生。陳國平教授是所長,只帶了我們兩個研究生,我們的研究方向是玉米栽培。”北京市農林科學院玉米研究中心主任趙久然說起孫政才頗感自豪。

院內的試驗田曾是趙久然和孫政才的一部分“自留地”,直到現在,他倆還經常一起出科研成果(論文)。“那時候我們一邊學習理論,一邊進行生產實踐,從實踐中找問題,通過理論再解決問題。這樣的學習方式鍛煉了孫政才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隨後,趙久然話鋒一轉:“他喜歡開玩笑,說話也很幽默,很多時候只要他出面,多複雜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趙久然介紹,那個時候他們工作都很忙,沒有什麼業餘愛好。孫政才身高近一米八,唯一的愛好就是打籃球,曾是學校籃球隊的中鋒。由於沒有時間,加上打籃球總是打破眼鏡,後來他就慢慢放棄了。但是,孫政才比同齡人眼光都長遠,他一直堅持擠時間學英語,結果他有了一個去英國進修的機會,因為他過硬的外語水平,無人競爭得了。

1987年參加工作後,孫政才先後任北京農科院作物所研究室副主任、土肥所所長、所黨支部書記、副院長、院黨委副書記等職。越來越高的職位,也鍛鍊了他越來越開闊的思路。後來雖然當上農業部長,孫政才仍時不時要求和老搭檔趙久然見一面,一是說“怕忘了自己的老本行”,二是說“惦記著吃老趙實驗田裡種出的新品糯玉米。”

《孫政才,最糟糕的可能是“進去”》連載14,《中國密報》第5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