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建華是防止中國資本外逃的關鍵?

豐又收 



昨天說到在這互聯網時代,新聞的閱讀和研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比如說,先前要想知道中國各家媒體和外國媒體對中共黨魁習近平最近都有些什麼不同的報導和評論,那是比登天還難的事情,除非你是中共高官,可以看到絕密內參。現在有了互聯網,這一切就變得易如反掌了。



偉大的習主席




順便說一句,自從習近平2012年接掌中國最高權力即中國共產黨黨魁的職位以來,他掌控下的中國媒體對他的讚美層層加碼。中國媒體將習近平描繪為一個超級偉大的領袖,比中國曾經的偉大領袖毛澤東還偉大。






肖建華




毛澤東畢竟犯過嚴重錯誤,甚至差點把習近平的親生父親給迫害致死。但中國媒體告訴我們,習近平只是富有遠見卓識,全知全能,能幹肯幹,沒有錯誤。



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媒體對習近平的這種高度讚美的報導和評論,跟外國媒體形成了鮮明的對照。昨天我們介紹了三家英語媒體對習近平的報導和評論。今天我們且來看看一家日語媒體的報導。


或許有觀眾看到這裡會說,既然是介紹,為什麼不多介紹幾家日語媒體,只是介紹一家啊,為什麼呢?




我的回答是,抱著見多識廣的心態了解外國媒體有關中國的報導當然是好事。但是這個信息爆炸時代,所謂的見多識廣在也包含著一個危險,這就是浮皮潦草,蜻蜓點水,浮光掠影,難以深入。




這裡所謂的深入是指我們閱讀外國媒體有關中國的報導的時候,不但要看外國媒體是在說什麼,更重要的是看它們怎麼說。對同一件事情有不同的說法,這本身就是重要信息。




要想獲取這種重要信息,就需要細讀,像研讀純文學作品一樣。我們只有養成了這種仔細研讀的習慣,才有可能獲得真知,新知,才能避免浮皮潦草,浮光掠影,避免好像是什麼都知道,其實什麼都不清楚。



今天我們要細讀的日本媒體有關習近平的最新報導,2017年2月28日發表在日本網刊《日經產業在線》上。這篇新聞背景報導的作者是資深記者福島香織(Fukushima Kaori)。她曾經在中國留學,多年報導中國新聞。



一場權鬥




福島香織這篇報導的標題是:《由肖建華失蹤事件看“習近平對曾慶紅”的暗鬥》。她的報導是這麼說的:




“今年秋天中共就要召開第十九次代表大會,於是中共權力鬥爭正在激化。有觀察家認為,權鬥的第一輪是習近平與曾慶紅的鬥爭。一般而言,在中共十九大之前的權斗主要有三個看點:一,中共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的進退;二,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王岐山的進退;三,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的進退。所有這些權鬥的主線都可以根據習近平與共青團幫的脈絡來觀察。




胡春華是共青團的希望,被認為是可以繼習近平之後成為中國下一代領導人。李源潮則屬於太子黨和共青團幫的實力派,假如他能在下次中共黨代會上成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就會給習近平造成重大的壓力。觀察家們認為,習近平在黨代會之前有意讓這些人倒台從而消除共青團幫的影響力,讓本來達到退休年齡的王岐山留任,為習近平第三次連任總書記奠定基石,為確立習近平獨裁體制開闢道路。




然而,在此之前,被認為是太子黨的頭號大佬的曾慶紅及其支持者跟習近平再度發生對立。在2017年春節除夕,香港大富豪、中國金融大鱷、被稱作為中共權貴人家圈錢的白手套的肖建華在香港失蹤(很可能是被中國當局綁架),這看上去像是習近平在跟曾慶紅鬥爭。



肖建華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為曾慶紅和其他太子黨家族圈到了天文數字的財富,而且,他據說是在2015年夏天也通過遙控制造了上海股市的暴跌。此外,在2012年,在美國彭博新聞社報導習近平家族疑似以不正當方式斂財之後,肖建華以幫助習近平家人為名收購了習近平的姐姐所持的股份,所以他跟習近平家也有因緣。《紐約時報》就此作出了報導。另外,習近平政權如今最大的煩惱是中國資本外逃;所以也有人說,肖建華是制止資本外逃的關鍵人物。”(《肖建華:習近平與曾慶紅的暗鬥》連載1,《外參》第8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