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王事件之後,孫政才一上任宣稱不折騰




孫政才接任重慶市委書記。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劉京威




一上任就放言不折騰



2012年11月20日,新任中央組織部部長趙樂際親赴重慶全市領導幹部大會,宣布了張德江的離職與孫政才的就職決定。孫政才發表講話,提出六點施政綱要,並表示將要嚴格約束自己。



孫政才在大會上表示,一定要倍加珍惜中央的重視和關懷,倍加珍惜歷屆市委帶領全市人民取得的成就和經驗,倍加珍惜來之不易的穩定發展局面,倍加珍惜難得的發展機遇,不動搖、不懈怠、不折騰,一屆接著一屆幹,努力把重慶的事情辦得更好。



當天上午,重慶官方的華龍網“兩江論壇”上推出網絡話題:“孫書記來了,說說你的期望吧”,跟帖者眾多,一個帖子說,“千頭萬緒,要抓的事很多。重慶經歷過,發生過諸多故事。年輕的書記,管理年輕的直轄市。朝氣蓬勃,期待你拿出超人的智慧,讓重慶明天更美好。”



對於觀察重慶政經走向的人而言,孫政才在吉林的執政經歷無疑極具參考性。



與吉林相似,重慶也是老工業基地,農業人口占多數,城鎮化水平不高,且面臨統籌城鄉發展的課題。同時,重慶和吉林的國有企業均已基本完成脫困的任務,轉型升級是目前面臨的主要問題。



重慶集大城市、大農村、大山區和民族地區於一體,被認為是中國國情的一個縮影,同時,中央又將重慶定位於長江上游的經濟中心、西部地區重要的增長極、城鄉統籌發展的直轄市。十八大期間,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張德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重慶2015年的人均收入,不管是城市還是農村,都低於全國平均水平,因此重慶需要的是發展。



從白山黑水的吉林到巴山渝水的重慶,對於主政一方的孫政才而言,無疑是一個大跨度的轉變。“薄、王事件”之後的重慶,經過張德江的工作已經“實現了社會大局穩定”,但在經濟社會方面仍然面臨近期和中長期的種種任務和挑戰。



在到任重慶三個月後,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的張德江就組織召開了重慶市發展民營經濟大會,張德江在講話中提及,要進一步健全法制環境,要堅持依法執政、依法行政、依法辦事,妥善處理各種問題和矛盾,積極糾正不利於民營經濟發展的做法,要按照憲法和法律的精神,完善促進民營經濟發展的地方立法和行政規章,依法保護民營企業家財產不受侵犯,切實保障民營企業合法經營不受干擾,旗幟鮮明地維護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的合法權益。



上述大會召開前不久,重慶市政府還出台了《關於大力發展民營經濟的意見》,“切實維護企業合法權益,未經法定程序,不得查封、扣留、凍結企業財產和資金”被寫入上述意見,外界將其視為撥亂反正和安撫當地民營企業之舉。



此外,重慶近年一些“大手筆”的地方建設亦被外界質疑超出地方財力,存在債務風險。2013年6月召開的重慶第四次黨代會提出,要清醒認識重慶的發展階段和面臨的形勢,經濟增長方式比較粗放,科技創新能力較弱,資源能源環境約束趨緊,社會安全穩定任務仍很艱鉅,發展不全面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比較突出,總體上看,重慶仍然處在欠發達階段,仍然屬於欠發達地區。



當時看來,當地部分大工程已經顯現出後續支橕乏力的態勢。



風口浪尖上



不知是偶然還是巧合,在孫政才上任伊始,中國獨立記者朱瑞峰就送給他“一份厚禮”──原重慶北碚區委書記雷政富的不雅視頻。



最先上傳視頻揭發雷書記腐敗行為的人民監督網創辦人朱瑞峰對美國之音說,11月20日,也就是孫政才上任的第一天,他就把這個材料“發給了孫書記”。朱瑞峰說:“我看出的跡象,說明現在報導重慶的,揭露這些腐敗問題,中央是不進行封鎖的。為什麼(中共重慶市委)孫政才書記上午上任,我下午就發,其實就是送給孫政才書記,還有(中紀委)王岐山書記一份厚禮。這就是一份厚禮。很多網友評論,這就叫祭旗嘛。我認為,這就是一份厚禮。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們先開一火吧。”



朱瑞峰還說,習近平上任後,立刻強調反腐,“這次應該是玩真的”。他舉例指出,牽涉薄熙來、王立軍的雷政富接受性賄賂案揭露後,他主持的人民監督網出現了少有的平穩運行情況,“每天流量都很大,有十幾萬人同時在線,但是,網站服務器很正常。”朱瑞峰說,他甚至預感中國新聞的春天即將到來。



11月23日下午,重慶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發出公告:經重慶市紀委調查核實,近日互聯網流傳有關不雅視頻中的男性為北碚區區委書記雷政富。重慶市委研究決定,免去雷政富同志北碚區區委書記職務,並對其立案調查。



孫政才履新後打響的反腐第一槍,立即引起媒體和網友的關注。有評論認為,雷政富的性醜聞,對於新書記孫政才而言,是好事也是壞事,壞事是讓重慶官場更加難堪,好事是可以以此作為警示官員、促進網絡輿論反腐的好機會,在互聯網時代,網絡反腐大戲一台接一台,任何官員都無法迴避或漠視人民監督的力量。



也有網友指出,孫政才走馬上任來到重慶,面臨著更多艱鉅的任務和嚴峻的挑戰,如何引導民意回到正確的思想價值判斷上、如何緩解貧富差距帶來的社會矛盾、如何回應並處理大量的冤假錯案推動重慶的法制建設、如何籌措資金償還政府巨大的虧空,都會是外界關注的焦點。作為西部唯一的直轄市,孫政才如何帶領重慶率先成為西部小康社會,顯然不是燒幾把火那麼輕鬆。






《孫政才,最糟糕的可能是“進去”》連載4,《中國密報》第5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