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政才臨到十九大前翻船可能性非常大



胡春華(左)與孫政才。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劉京威



殺氣騰騰的“回頭看”



巡視組殺氣騰騰的“回頭看”在重慶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據《重慶日報》報導,重慶市委常委會隨後召開會議決定,成立市委落實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巡視“回頭看”反饋意見整改工作領導小組,孫政才擔任組長。



2月18日,重慶市委落實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巡視“回頭看”反饋意見整改工作領導小組召開會議,審議反饋意見整改落實具體措施、選人用人專項檢查整改方案及巡視工作專項檢查整改方案,進一步細化整改任務、明確整改措施、落實整改責任。該小組組長孫政才主持會議並講話。



孫政才在會上強調,巡視組的反饋意見“客觀中肯、全面深刻,一針見血、切中要害,為我們敲響了警鐘”,市委將“嚴肅對待、誠懇接受、照單全收、堅決整改”。用重慶市委機關報《重慶日報》的話說就是:“以最堅決的態度最迅速的行動最有力的措施 不摺不扣務實有效抓好巡視整改工作。”



2月23日,重慶市委常委會召開擴大會議,用一整天的時間,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重慶重要講話精神。孫政才再度主持會議並講話。孫政才強調,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視察重慶重要講話精神,是長期的重要政治任務。要經常學、系統學、深入學,深刻領會、準確把握精神要義,學深悟透,學用結合,切實轉化為幹事創業的新思路新辦法新作為,切實落實到重慶工作各方面和全過程。



“緊跟”意味十足,甚是狼狽。



而一年前,習近平視察重慶後,孫的仕途尚被尤為看好。當時3月份的兩會期間,《新京報》微信公號“政事兒”還報導稱,孫政才曾表示:習近平代表中央對重慶工作予以了肯定,習用了一個詞形容重慶:各方面工作都取得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6年3月16日,全國人大會議閉幕會上,敏感的海外記者在現場捕捉到主席台上這樣一個細節:總書記習近平在離場時,最年輕的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緊跟其身後離開,兩人相互握手。



這個細節放在是次“兩會”氣氛極為緊張壓抑,主席台上連耳語也很難看到,以及習近平和李克強等常委在主席台上彼此冷冰冰“視而不見”、幾乎毫無互動的背景下,格外引人注目。



半個月後,孫政才在《求是》雜誌發表7000字的署名文章《貫徹新發展理念開拓發展新境界——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重慶重要講話精神》。再考慮到1月4日,習近平2016年首次在國內考察便選擇了重慶的種種襯托和鋪墊,習近平和孫政才在主席台的這個公開的握手顯得格外具有象徵意義。



有分析人士當時表示,外界是否過分解讀了這個握手的細節姑且不論,但孫政才有貴人力挺,有習近平認可,加之自身“60後”年齡優勢和完整履歷,他十九大順利“入常”並非虛詞。然而,這最新情況顯示,孫政才臨到十九大前翻船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最糟的可能是“進去”



海外學者高新撰文指出,如果習近平在二十大上仍然不退的可能性已經在十九大上被顯現出來的話,那麼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內應該是黨總書記的接班人不現身,總理接班人會現身。也就是說,假如習近平對十八大上安排的兩個“60後“接班人只在十九大上接受其中一個“入常”的話,那麼應該是接受那個總理接班人的預選對象。而十八大召開至今四年多來,只要說到胡春華和孫政才能否“接班”的問題,都是胡春華接黨,孫政才接政。孫政才還有沒有可能在十九大上入常暫不討論,但沒有人會相信習近平會把胡春華當成總理接班人安插進十九屆政治局常委會。總之,不太好想像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內沒有一位年齡上應該是‘60後’的總理接班人選。”



香港《東方日報》柳扶風的評論認為,按照“慣例”,接班人必先“入常”,提前五年熟悉中央全面情況。現在胡春華“入常”已成“大冷”,另一位60後、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也非習的“心水”之人,十九大“入常”同樣渺茫。而從十八大以來省部級高官的大遷升中可以看出,像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上海市長應勇、北京市長蔡奇、廣東省長馬興瑞、重慶市長張國清等等,多是當年習近平在各地方工作時的手下、親信,他們都大有希望十九大入政治局,形成第六代的“接班群體”。



文章認為,如果十九大沒有接班人“入常”,政治局常委會由多少人組成就成了熱議話題。習近平要進一步全面掌控權力,為二十大時從政治局中挑選接班人,十九大“五人常委”乃最佳安排。



2016年10月27日結束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確立了習近平黨內“核心”地位。香港《東網》2016年11月6日刊發“老徐時評”文章稱,“習核心”出台令格局大變,未來十九大人事布局進入攻堅戰。



文章認為,“核心”對於未來的常委、政治局成員組成將擁有更多的話語權。這實際上等於向“隔代指定”接班人的慣例提出了挑戰。因此,不確定性主要體現在胡時代選定的接班人人選上。他們被坊間約定俗成地冠以“太子”的稱號。這個身分對於他們本人可以說是一個沈重的負擔,導致他們瞻前顧後、縮手縮腳,難以大膽施展才幹。



言下之意,胡孫的下一步仕途存在不確定性,仍需鍛煉和成績才能取得最後的信任。



不過知情者對《中國密報》指出,失去王儲地位或者無法入常還是輕的,孫政才最糟糕的可能是“進去”,那無疑是中共政壇的又一大超級重磅新聞。



《孫政才,最糟糕的可能是“進去”》連載2,《中國密報》第5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