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交出經濟主導權

張欣  陳小平



【《外參》編者按:2017年3月16日,明鏡新聞執行總編陳小平專訪經濟學家張欣先生。分析了2017年全國兩會上透出的中國當下經濟信號。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習近平放權經濟




陳:各位觀眾,紐約時間早上好!我們又在明鏡編輯部見面了。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是一個經濟話題。今年(2017年)的兩會,昨天李克強剛剛舉行完記者招待會,那麼一般按照慣例,李克強都要在中國的人大會議上做一個政府工作報告。這個政府工作報告對中國經濟問題的把脈准不准,他開出的處方能不能治中國經濟的問題,這些問題我們請一個專家來參與今天的討論,現在請我們的導播把張欣教授接進來。









習近平







張欣教授,你好!







張欣:你好!







陳小平:張欣先生是第二次參加我們明鏡編輯部的節目。他是美國的經濟學家,他的一些關於經濟問題的評論,經常見諸於美國的一些媒體,比如說,他前幾天還有一篇討論霧霾和黨權的關係問題的文章,他也寫一些經濟問題的時評。那麼今天我請他來,要談的是李克強在兩會上的政府工作報告。







張欣教授,我想請問你的一個問題是,李克強在說到2016年經濟工作的成績的時候,和展望2017年的經濟規劃的時候,他都把習近平這個核心放在一個相當突出的位置上,大談啊這次;那麼媒體感覺到,這個東西好像是一個非常不同的信號,因為在去年(2016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上,習核心這幾個字是根本沒有出現的。那麼您是怎麼看的?這是一種什麼信號?






張欣:我是一個經濟學家,只能從經濟學的角度去看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報告——因為十八大六中全會去年11月已經確定了習近平作為黨的核心,那麼做為政府的工作報告的話,他一定會提到,而且該提到的時候都要提到,我覺得這個裡面沒有什麼特別可以驚訝的。


而且我們可以看到,十八大六中之後,在各個人事安排,在意識型態,或者是在黨的主要文件和場合,習近平作為核心,他已經是在反覆強調了。然後在各個意識型態領域,或者是在司法當中的那些環孔,也能夠反映出習近平他的一些思維方式和做法。然後在人事安排的時候,我們也看到,習近平他主要的班子,或者和他有關係的那些人員,在各個省市和部的位置上都得到了提拔。所以我想,這個只是十八大六中之後的延續。






但是我們看,作為我研究經濟的人來講,我還是主要看經濟政策方面在這裡有什麼變化,而經濟政策方面,從十八大六中全會之後,我倒是反而覺得,李克強他的做法和他的經濟路線是占主流的。這個裡面具體是怎麼樣?比如說,他們是不是做了一個某種的妥協,或者是一個agreement,他們自己商量,得到了某種一致的同意;然後,在經濟方面,由李克強主管,政治方面,習近平就被提到了一個更高的高度,可能有這麼一個安排。



讓出經濟路線的指導權




陳小平:如果說習核心在這一次政府工作報告中,他這個亮點受到媒體關注的話,經濟方面的一個亮點,就是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史無前例地把來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預估定為6.5。這個數字呢,在經濟學圈裡頭,我想討論是比較大的。有人認為李克強這個估值太樂觀,有的人認為李克強定的這個數字太保守;但不管怎麼樣,李克強定的這個數字,是近30來年中國經濟增長預估最低的一個數字。那麼這個數字定得這麼低,反映出中國的經濟領域發出了一種什麼信號呢?張欣教授,請你談談?







張欣:我這麼看啊,我先第一看李克強的報告,我也看從六中全會以來的一些做法;但我覺得呢,從這個裡面看了,再去解讀政策,然後我們再預測將來中國經濟的發展速度有多少,整個態勢是什麼,要從整個局面一起來看。如果我先回答您的問題的話,如果6.5%,他過去是有水份的,比如說,去年(2016年)的6.9%,我想也有水份。







但是,看目前呢,他又回到用原來的基礎建設等等那些方面去刺激經濟,他也可能達到,但是這個問題在什麼呢?他達到的這樣的品質,經濟增長的品質行不行?他對整個長久的中國經濟的發展是不是有支持力?要從這個方面來看。他如果是說,我現在投下去8000億的高鐵建設,然後是1.6萬億的公路建設,等等,貼下去,他也可以短期地把中國的增長刺激上去,他可以達到這個數字。問題是,現在這個對中國長久的經濟增長是不是有利?







那麼我們可以看到,其實從去年11月開始,雖然習核心是談到了,但是呢,在經濟路線方面,我明顯感到,原來的習近平的經濟路線就不談了。比如說,2015年9月份,我們就可以看出,明顯有兩個不同的經濟路線。在國有企業改革上,習近平是要求用黨來改革國有企業,把黨的組織滲透到國有企業每一個層次去;而李克強,他提出的是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就是把國有企業,不是把它做大,而是要該倒閉的就倒閉,然後在現有的國有企業,要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就是什麼意思呢,要把它摻一些民營股啊,要把私人企業家給他引進來。實際上,他強調的是現代企業制度,而不是黨企。






那麼我們可以看到,從2015年9月到現在這一年半中,前面一段這兩條路線是一直在爭議的,但是也就是從十八大六中全會之後,都是李克強的經濟路線在國企方面改革方面占主導地位。我現在看他的報告,那談到了所有國企方面,一點黨治——就習近平的那些經濟路線,沒有提到過,所以我看這個裡面還是有些扭轉過來。這個裡面我們可以意識到,因為黨治肯定是搞不下去的,也一定是在黨內遭到了非常大的反彈,那麼習近平呢,可能把經濟的主導權和經濟路線的指導權讓了出來。(《核心是習近平的,經濟是李克強的》連載1,《外參》第8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