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美國之行出意外

豐又收 專稿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結束了跟美國總統川普的為期兩天的峰會。



意料之外的行動




2017年4月7日,在峰會結束幾個小時後,美國彭博社發出一篇報導,標題是《川習會的首要成果——兩人相互認識》。







之前,這樣的標題應當是小調侃;之後,這標題便成為大諷刺。







《洛杉磯時報》在峰會結束之後的報導標題則更為富有娛樂性:《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尷尬坐在第一排觀看美國軍力展》。









習近平夫婦訪問美國。



《洛杉磯時報》的標題在這裡的所指當然是在習近平訪問美國受到川普招待期間,美國對敘利亞發動了軍事打擊行動。







計劃趕不上變化。習近平及其謀士們顯然都沒料到,川普會在習近平跟他舉行峰會之前籌劃對敘利亞的軍事攻擊,在晚宴招待習近平夫婦之後宣布對敘利亞發動攻擊,讓習近平及其團隊毫無預警,不知如何應對。







在此之前,各方的觀察家都認為,習近平是一個小心謹慎的人,做事從來都是計劃周密,杜絕意外;他前往川普的湖海莊園是有備而往,對以不可預測而著稱的川普有可能在這次不拘禮節的峰會上拋給他的任何難題,都做好了應對的準備。







這些難題包括美國與中國的巨大貿易逆差,川普反覆大聲抱怨逆差導致美國嚴重的就業損失,因此已經變得不可容忍;還有平壤政權一個勁地用核武器和導彈威脅美國的盟友乃至美國,川普早已放話,說是北京必須決定是不是要協助約束平壤,否則美國要單方面解決朝鮮問題,不管中國怎麼想。







儘管在眾多的中國問題觀察家看來,習近平前往湖海莊園是有備而往,但他顯然沒有想到,在川普夫婦宴請他和彭麗媛的時候,美軍得到他們的總司令的指令,對敘利亞發動巡航導彈襲擊,以報復阿薩德政權據信對包括兒童在內的平民使用化學武器。







2017年4月6日美國東部時間晚上(北京時間4月7日上午),在海湖莊園的宴會結束之後不久,部署在地中海東部的美國海軍兩艘驅逐艦發射了59顆戰斧巡航導彈。導彈在敘利亞政府軍涉嫌用於化學武器進攻的一所空軍基地爆炸,讓習近平無言以對。







習近平以及隨同他訪問美國的團隊沒有對美國單方面打擊敘利亞的軍事行動做出任何反應。現在人們不清楚習近平究竟是讚同、反對還是默認了美軍的行動。







在北京,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於2017 年4月 7日星期五就此作出了謎語般評論,“中方支持聯合國有關機構對所有使用或疑似使用化武事件進行獨立、全面的調查,有關各方應維護好來之不易的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的進程。”







在習近平抵達美國之前,川普發出警告說假如中國不能約束平壤,他準備採取單方面行動解決朝鮮威脅問題。川普的這番警告被很多觀察人士,包括很多親北京的觀察人士認為是咋唬。如今,美國對敘利亞的攻擊顯示,川普不完全是咋唬。






在中國外交部2017 年4月 7日星期五的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問“中方是否認為美國對敘利亞的軍事行動是對朝鮮釋放的一種信號”,華春瑩再度提供了謎語般的回答:“我們認為通過對話和平妥善解決半島核問題最符合各方的利益。中方願與有關各方繼續努力,推動實現半島無核化,維護半島和平穩定。”



中國對川普認知有誤區




在另外一方面,受到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嚴密控制的中國媒體普遍低調處理美國導彈攻擊敘利亞之事,繼續宣傳習近平與川普的重要峰會。但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是一個例外。







在美國的戰斧巡航導彈在敘利亞落地之後幾個小時,《環球時報》發表一篇文章稱,“川普迅速決定軍事打擊阿薩德政府,是要為自己擔任美國總統‘立威’。他要證明,奧巴馬不敢做的,他敢做。奧巴馬猶豫不決的,他態度鮮明。他還要向世界證明,他不是‘商人總統’,他會在自己認為必要的時候毫不遲疑地動用美國軍事力量。”







《環球時報》的文章沒有提到一個令北京尷尬的事實,這就是,川普是在招待習近平期間宣布美軍打擊敘利亞的,而敘利亞反覆得到中國和俄羅斯的外交支持,中俄多次阻止聯合國譴責和制裁敘利亞。







更為有趣的是,《環球時報》似乎是絲毫也沒有意識到一種明顯的反諷,這就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政府及其謀士,以及中共政府控制的媒體一直在宣揚川普就是一個商人總統:他不在乎道義,不在乎價值觀問題,一心一意就是要為自己、為美國獲得好交易,所以很容易用商業利益擺平。







如今,《環球時報》顯然也意識到川普不完全是一個商人總統,或承認不能完全從商人總統的角度來理解川普,這就等於是否定了習近平當局先前對川普政府的認識。但《環球時報》顯然沒有意識到,表達這種意識,做出這種承認事實上就是對習近平當局的批判。由此可知,川普在習近平訪美期間對敘利亞的軍事打擊,也使中共的宣傳機器暈頭轉向,不知所措。







在過去的二三十年裡,把商業利益作為外交的工具甚至是作為外交的依歸已經成為北京的基本國策。北京當局已經習以為常地以為,在國際交往中,經濟利益可以擺平一切。自從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公眾和網民更是給中共的這種外交政策一個外號,即大撒幣外交。







習近平這次對美國的灰頭土臉的訪問顯示了中共以經濟利益為依歸的外交政策的局限性。在習近平即將訪問美國時,從中國獲得240億美元的投資和融資協議的菲律賓總統聲言要占據南中國海與中國有爭議的島嶼,也顯示了中共以經濟利益為依歸的外交政策的局限性。中共當局顯然是沒有想到,即使是給了菲律賓豐厚的經濟好處,菲律賓人及其總統也不願意放棄他們認為是屬於他們的領土和海洋權。






從這個意義上說,習近平這次訪問美國所遇到的意外是由中共的唯物主義外交思路造成的。只要中共繼續堅持這種唯物主義外交思路,習近平以及中國當局還會繼續遇到更多的外交意外。(《習近平美國之行出意外》完,《外參》第8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