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午睡耽誤了汶川抗震救災?

何頻 高伐林

胡錦濤全退是無能

高先生,對胡錦濤執政,你如何給一個總體評價?

高伐林:我基本上沒有想這個問題……

何頻:因爲他還沒有去世?

高伐林:我關注的熱點主要還是近代史、現代史和黨史,所以對剛剛結束的胡錦濤時代、胡錦濤執政得失如何評價,想得不太多,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執政舉措往往有滯後效應,成也好敗也好,都需要經過一定時間的沈澱才能顯現出來。倉促評價,往往很難準確公允。

不過談到這個話題,我對胡錦濤執政是感到比較可惜的,沒有達到人民的期望,可能也沒有達到他自己的期望。原因嘛,有你剛才所說的,他受到了前任的很大牽制,後面有太上皇垂簾聽政,他的政治局、書記處中,很多是江系人馬,讓他施展不開。另外,也有他本人的原因。前面我說過,他是行政幹才,他管一個部,應該能管得很好、很出色,但是要他管這麼大一個國家,尤其是需要非常廣闊的視野和遠見,這讓他實在有點力不勝任。所以他執政十年,幹成的事情不太多。

他提出“和諧社會”“以人為本”尤其是“科學發展觀”,應該說有其價值,但是有多少能夠化作具體的政策,落實在施政治國的實踐中?我們在海外遠遠看起來,是做得遠遠不夠的。

何頻:我覺得他提出的不少口號是莫名其妙的,什麼“八榮八恥”……

高伐林:哈哈,是啊,誰也記不住,不知是哪個秀才給他想出來的。

何頻:老百姓記不住啊,所以還是想推出簡單的,但是簡單的,“三個代表”有人提過了,“四項基本原則”也有人提過了,所以就只能來個“科學發展觀”。這個科學發展觀,既不算思想,也不算理論——當然“三個代表”“四項原則”也都不是思想和理論,“科學發展觀”這五個字,就是個觀點,中共的理論體系淪落到這種水平!連吹牛、連欺騙,都缺乏基本想象力了!真是非常可笑。

我倒是覺得,如果不改變這個體制,如果胡錦濤沒有放棄自己權力的想法——我這裡說“放棄自己權力”不是像後來人們評價說的:就憑胡錦濤完成了一次和平的權力交接這一點,他在歷史上就會被記載很重要的一筆。錯了!我寫過一篇文章,標題就明顯地反映出我對這個事情的評價:“江澤民不退是無恥,胡錦濤全退是無能”——江澤民緊緊把住軍權,是不要臉;而胡在當時的政治框架之下,沒有任何力量能夠留任。據稱當時還有人提議說,要讓胡錦濤成為核心,胡錦濤說:別別別,千萬別封我為核心。多一個核心,多一個麻煩。也不會增加權力,反而增加包袱。到了後期,他就從原來的意氣風發,變得完全不同了——他發現做不了什麼事。


2012年6月18日,G20峰會在墨西哥舉行時領導人合影,主辦方用國旗標示各國領導人位置。合影完畢,胡錦濤彎腰撿起被踩去踩來的國旗貼紙。

在美國,權力受到制度的制約、利益集團的制約,司法的制約,這都是明的制約;而中國有看不見的制約:政治局委員開會、常委開會,不會吵架的,不會掀桌子的,所有人都講假話、講空話,所有人都不會執行你要貫徹的東西。胡錦濤在團派中間可能還有一定號召力,但是在其它各個系統,沒有號召力。

但是,我認爲,胡錦濤有一個力量沒有用上,在政治局常委和委員中,有不少人是鄧小平看中而提拔上來的,有許多人是江澤民安插的,但是在省市部這一級,有相當多的官員,是出自團中央系統的。這是此前一段時間共青團為培養中共後備人才所造成的,所以我們有個說法:中央是江澤民的,地方是胡錦濤的,他本來可以利用地方來包圍中央,實現他的政治抱負。但他什麼都沒有做。打壓媒體,控制自由,意識形態僵化,甚至出現後來的重慶現象。大家對他很失望,在他任期的後期人們甚至說,胡錦濤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政客,急於在擊鼓傳花的遊戲中,趕快將手上的這個炸彈扔給後任。(《胡錦濤病重,功過可以論定了》連載4,未完待續,《明鏡月刊》第8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