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黑匣子”》


北京平安里西大街41號,是一座被4米多高、1米多厚的灰色磚牆包圍著的大院。這座大院在地圖上沒有標注,沒有門牌,雖然沒有軍事禁區的標誌,卻由軍隊負責保衛。這是中國絕大多數官員想進又不敢進的地方——中紀委。調進去,意味著飛黃騰達;“請”進去,意味著大禍臨頭。



中央工作人員,通常以“東院”稱呼中紀委、以“西院”稱呼監察部,很容易讓人聯想起明朝的“東廠”、“西廠”這樣的特務組織。實際上,就其職能和奉行“有罪推定”的原則,以及越來越僭越司法、無所不用的辦案手段而言,二者也越來越相類。歷史再次上演了驚人相似的一幕……



紀委打著“反腐”旗號,有罪推定,踐踏程序,動用監聽監視備,祭出“雙規”利器,威嚇利誘,侵犯調查對象的人身自由和公民權利,甚至放縱辦案人員嚴刑逼供,草菅人命;



紀委以政治鬥爭的需要劃線,借反腐整人,打擊政敵,而對涉嫌重大違法犯罪者,只要順從要求,任其逍遙法外,甚至遠走高飛;紀委以“保密”為由,不讓外人置喙,更不容外人插足,其強勢作為打破過去本就軟弱無力的監督體系,腐敗是黑箱操作,反腐敗也是黑箱操作;



紀委組織眼線,鼓勵告密,混淆黨紀與國法的界限、罪與非罪的界限,敗壞正常的人際關係,衝擊社會信任度,造成人人自危;



紀委以“發揚傳統”為名,委派那些名為“嚴於律己”實則恪守成規的官員,在社會轉型、亟需大膽改革但又界限未明的場合,不遺餘力地打壓改革者;



紀委辦案不計成本,動輒抽調上百人,一查就是大半年,住高檔賓館,查案花費,都由財政部門用預算外收入隨時撥付,從不公開;



紀委官員自身就陷入權錢交易怪圈,重蹈腐敗覆轍,各方朝貢,受賄索賄,作威作福,前有郴州市紀委書記曾錦春,今有浙江省紀委書記王華元,貪腐的金額也讓人歎為觀止;




不受監督和制約的權力,必然走向腐敗,這本來是人們耳熟能詳的定律,紀委並不例外;然而紀委蛻變如此之速,公信力折損之快,激起的民怨民憤之深,著實讓海內外民眾吃驚。
















【电子书订阅】
http://www.pubu.com.tw/ebook/-%E4%B8%AD%E5%85%B1%E2%80%9C%E9%BB%91%E5%8C%A3%E5%AD%90%E2%80%9D-93935?apKey=fedd22f528
(台币定价。电子版接受台币、人民币、美金付款。)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