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政才投置重慶,有歷練其應對複雜政治局勢考慮



孫政才在梁平縣平偉實業公司調研。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劉京威



處理薄熙來的政治遺產



經濟除外,作為政治局最年輕的一員,孫政才主政重慶是一番全新的經歷,尤其是如何處理薄熙來留下的政治遺產,將是對其執政能力與政治立場的考驗。



孫政才是中共官場一員福將,他從一名農業技術人員迅速攀升到正部級官員,只用了不到20年時間,43歲便成為農業部部長,出任吉林省委書記時亦是當時全國最年輕的地方諸侯,十八大時,與胡春華一起成為最年輕的政治局委員,被認為是中共第六代接班人選之一。



孫政才仕途順風順水,一路走來沒有甚麼阻礙,從農業部長到主政農業大省吉林,他一直遠離政治風波,也遠離反民族分裂等一線,這與長期在少數民族地區主政的胡春華相比,經歷上未免過於簡單。



此次高層將孫政才投置於重慶,有歷練其應對複雜政治局勢的考慮。重慶自成為直轄市之後,官場風波不斷,書記、市長歷來不和,你爭我奪異常激烈,被稱作官場惡人谷。尤其是薄熙來事件之後,重慶官場更是個個避之大吉,張德江臨危受命,亦只不過是穩定局勢,真正的挑戰與棘手的困難還在後面,等著孫政才處理。



薄熙來雖然垮台,但他當政時提出的“五個重慶”──宜居重慶、暢通重慶、森林重慶、平安重慶、健康重慶的理念,卻在當地深入人心,而且,當地老百姓普遍得到了實惠。薄熙來垮台後,西方各大媒體到重慶採訪,期望尋找一些市民對薄熙來的罵聲,但收集到的卻大部分是讚聲,認為薄熙來還是給老百姓做了實事,他們反而擔心薄垮台後重慶的治安會變差,黑社會捲土重來。



香港《東方日報》指出,如何對待薄熙來在重慶的政治遺產,將成為對孫政才的政治考驗。如果薄熙來在重慶聲名狼藉,孫政才完全可以推倒重來、徹底推倒薄熙來路線,但問題是現在重慶市民仍感念薄時代的種種好處,孫政才如果全盤推倒,比如徹底否定打黑成績,廢棄行之有效的交巡警平台以及廉租房政策,社會治安將再度混亂,房價將會節節攀升,影響市民的切身利益。



中共官場歷來有因人廢事、因人廢言的傳統,一個人被打倒了,他過去所做的好事也被一筆勾銷,別人做的壞事也算在他頭上。薄熙來垮台之後,他在重慶的唱紅打黑、共同富裕路線一度變得臭不可聞,人人都想踩上一腳。其實,對薄熙來也應一分為二,對其涉及的刑案和貪腐自然要一查到底、依法治罪,但他在重慶的有益探索、改善民生的做法,應該值得肯定,該堅持的還需堅持,該改變的就要改變,實事求是,一切以百姓利益為依歸。



抓住“牛鼻子”



在2013年5月1日出版的《求是》雜誌上,刊發了孫政才撰寫的《統籌城鄉區域發展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文,該文不但受到關注,還贏得一些叫好聲。



孫政才文中提出,“實踐證明,緊緊扭住重慶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就要在統籌城鄉區域協調發展上花大力氣、下真功夫。”



有媒體解讀稱,這話至少可以讀出兩個方面的意味。其一,重慶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矛盾,便是城鄉統籌這篇大文章尚未完成,使得整個重慶的經濟社會發展步調難以一致;這用孫政才文章原話來說,就是“城鄉區域差距的狀況沒有根本改觀”。其二,解決重慶城鄉統籌主要矛盾,主要方面或應從區域發展,特別是“一圈”或“兩翼”不同地區之間,功能不同、特色各異、可以實現優勢互補的差異化發展中尋求破題。



這樣來看重慶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矛盾、以及矛盾的主要方面,應該說是比較客觀的。重慶40餘個區縣,基礎設施、資源稟賦、人口分布等各不相同,用“一天走完春夏秋冬”的話來說,較發達、次發達、欠發達以及貧窮落後地區等幾個標準,在重慶僅僅數萬平方公裡的經濟版圖上都能找到相應的版本;立足“欠發達地區”和“欠發達階段”這最大的基本市情,重慶提出在統籌城鄉區域協調發展上花大力氣、下真功夫,這無疑是真正抓準來解決矛盾的“牛鼻子”。



對此,網友渝西鋒光評論說,但是抓住了“牛鼻子”的重慶能否讓矛盾迎刃而解,在這之後的破題路徑選擇,或許同樣值得關注。“一統三化兩轉變”這業已成為發展戰略層面的表述暫且不論,以“擴權強縣”為主基調的內在改革,或將成就重慶打造內陸開放高地的又一看點。



在《孫政才如何抓準重慶發展的“牛鼻”》網文,一位網友對孫政才的文章給予很高評價,稱該文“清醒的認識,明晰的思路,高屋建瓴的氣魄,不亞於是吹響了重慶歷經曲折再出發的號角。”



文中還寫道:坊間有言“打蛇要打七寸”,哲學經典也說“要善於抓住矛盾的主要方面”。那麼,重慶發展的“七寸”和“主要方面”在哪裡?其實很多明眼人一眼都看得出來,那就是重慶具有典型中國樣板意義的城鄉“二元結構”。當然,找到癥結並不代表就能開準藥方,開出藥方也並不代表就能藥到病除。正所謂:小醫治病,中醫治人,大醫治國。重慶是整個中國的縮影,重慶在改革開放中所做的一切探索和實踐都會對整個中國有很好的借鑑意義。



很多人都說,孫政才在重慶很“低調”,幾個月不見有什麼大的動靜。但殊不知,孫政才其實很“高調”,履新數月,其足跡已遍及渝東、渝西,其身影已出現在很多鄉村、廠礦,正是得益於這種兩眼向下,正是得益於這種潛心調研,孫政才才能準準地抓住重慶發展的“牛鼻子”,那就是:只有“統籌城鄉區域發展”,才能在西部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孫政才,最糟糕的可能是“進去”》連載6,《中國密報》第5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