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媒體傾向習近平得諾獎是大外宣統戰結果




台灣中國文化大學董事長張鏡湖認為習近平應該得諾貝爾獎








陳小平,吳祚來




大外宣下的產物



陳小平:提習近平得諾獎的人從不同階段來看,第一個階段最早說習近平能得獎的人實際還不是王義桅,他是2015年提出來的,然後他想讓習近平得2016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2016年的和平獎讓哥倫比亞的總統拿走了,習近平2016年就沒有希望了。我搜索網絡的資料發現,有人又提習近平得2017年諾貝爾和平獎這個點子,這是我最近看到的最新消息。



最早的消息出現在2013年,而且是西方媒體,一個某國際經濟報紙,它說西方有媒體預測習近平要得諾貝爾和平獎,針對當時習近平對勞教制度的改革。實際上第一次關於習近平得諾貝爾獎的消息或倡議來自於西方媒體的報導。



王義桅的建議我覺得是第二波,他提了三點理由,第一個習近平裁軍30萬、第二個習近平搞“一帶一路”、第三個習近平見馬英九開創兩岸關係的新局面。習近平見了馬英九之後,兩岸有一個強大陣容的學者隊伍,聯袂出來提習近平得諾貝爾和平獎,這是規模最大的一次。



人民大學除了王義桅以外,在學者群體裡頭出來鼓動讓習近平得獎的人還有一個著名的講中美戰略哲學、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還有清華大學教授顧秉林,台灣方面有中國文化大學董事長張鏡湖。



根據諾貝爾獎提名的規則要有學者教授、非政府組織、政府和議會也可以提名,在某個意義上,你剛才說到,即使習近平得諾獎的可能一個性是搞民主轉型,從現在來看習近平即使不搞民主轉型,那麼他現在做的這些東西也已經夠了,這是一種解讀。



還有一種解讀認為王義桅的建議純粹就是拍馬屁,如果在網上搜尋王義桅這個人,會發現他經常寫習近平訪問國外的幾點解讀,好像寫文章就像是《人民日報》式的,你剛才說他是體制內,這個人是不是體制內的呢?從一個教授來說,我覺得他不像體制內。可是他這個人經常以這樣一種身分來為體制說話,扮演著《人民日報》或者官方無法扮演的角色這種傾向還是很明確的。像台灣文化大學的董事長這些人也參和到裡面來,那麼這個問題就不僅僅只是拍馬屁的問題了,這麼多人一起來搞這一件事情,我想聽聽對於這方面你有什麼想法。



吳祚來:現在我們知道現在有個大外宣,就是近十年來中共在海外媒體投資了很多經費,數十億美金投注出來,我們在洛杉磯或者其他城市就能看到大量的媒體在為共產黨說話,或者就是共產黨自己辦的報紙。有些報紙,像《歐洲時報》這樣的報紙基本上是被中共控制或買斷,甚至像香港很多的媒體如《南華早報》這樣的媒體都開始有大陸的商人來購買。這說明大陸非常重視對外的一種造勢,這樣我們就不奇怪了,為什麼有很多海外他們的媒體都開始傾向於讓習近平來獲得諾貝爾獎,這些人都是大外宣或者是統戰的結果,並不是發自他們的內心。他們幕後很可能都有一些交易,他們不會是自發的。



所以我並不看好這些人在慫恿習近平獲得諾獎。當然如果他們把習近平做成一個諾獎的獲獎者,也不是什麼壞事,畢竟習近平要做更多的事情來證明,或者是做很多的努力把中國變成一個國際化的國家,一個符合普世原則的一個國家。這個是需要一個過程,不是他們慫恿或者簇擁、收買就能夠使習近平一下子得到諾貝爾和平獎。



脫貧助得獎?



吳祚來:如果習近平不搞政治轉型,也可以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嗎?這是一個很大的疑問。而習近平現在自己也對諾貝爾和平獎也很感興趣,他見到國民黨領袖的時候他就說:到2020年的時候,我們大陸要解除人口貧困的問題,我們要按照諾貝爾和平獎的標準來使中國脫貧。這個願望也是非常好,但是我們共產黨或者我這個十年做出一個這麼重大的貢獻,讓中國人民脫貧。這中間又有兩個問題,中國人民脫貧是按什麼標準來脫貧,如果現在邊遠地區有人上學的時候午飯沒有得吃,或者數以千萬計的孩子的父母離開了家庭,他們成為留守兒童,這是不是也是一種貧困?就是這種貧困不僅僅是吃不飽飯或者有沒有衣服穿,其中包括很多的元素,這個方面習近平也是要系統地去解決。



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是,大量的地方政府會做很多的表面工作,制定一個標準出來了,它很快就能透過統計數據達到這個標準。其實它底下這個問題依然無法解決,為什麼無法解決?因為中國的地方沒有這麼多的財富,大量共產黨的行政人員、非常多的行政人員需要供養,黨的系統、共青婦系統,這個系統非常的龐大。這個龐大的系統要吃,只不過地方政府就那麼一點錢,中央政府也無法去撥款,因為中央大量的錢要做“一帶一路”、要堆沙造島、要做很多宏大的事情。



地方政府既要維穩,又要來扶貧,又要控制房地產的房價,這個他們是無法做到的,但他們有一個辦法可以做到,就是製造假數據。這個假數據統計出來了,習近平能在幾年之內拿這個數據去申請諾貝爾和平獎嗎?



所以中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貧困人口的權利貧困,就是人權貧困,這是最大的貧困。他沒有選票,他不能選立自己的代表,這些代表才能為他們主持正義,才能去監督地方政府官員。這些東西沒有,唯獨靠共產黨自己的黨支部書記、靠官員去造數據去扶貧,他們肯定是做出表面文章來,欺騙天下,上矇下騙。所以我不看好通過扶貧或其他的方式來使習近平獲獎,我希望習近平真正的通過解決權利貧困、通過還權於民,還土地於民,土地私有化。通過這樣真正的過硬的東西去申請諾貝爾和平獎,去贏得世界的尊重,而不是讓地方官員造假的數據,來製造表面文章。



《習近平會不會得諾貝爾獎?》連載2,《內幕》第6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