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建華是中國版金正男

豐又收 專稿




既然如此,肖建華為什麼還要好像是一個不懂中國國情的外國人、像個真加拿大人一樣僱傭中國大陸的保鏢公司的女保鏢來做自己的貼身警衛呢?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肖建華被綁架的時候,那些據說是武功十分了得、能踢腿、能打拳,能開槍的女保鏢不像是進行過什麼阻擋。酒店保安監控錄像顯示,兩個女保鏢像溫順的綿羊一樣跟著綁架者走了。







對當今中國國情有個大概了解的人不需要動腦筋,不需要轉眼珠子,只需要腳趾頭就可以想明白——那些保鏢到了關鍵時候,絕對不會聽肖建華的招呼,而只能聽黨的招呼,聽從黨派來的人的指揮。假如她們膽敢不聽從招呼和指揮,不要她們要完蛋,她們所屬的公司,她們的僱主也要完蛋。







說到這裡,我們就有點不明白,在中國出生和長大的肖建華為什麼不明白這種淺白的道理,為什麼要如此安排自己的人身安全保衛呢?







究竟是他雖然生在中國、長在中國,但還是完全不了解中共統治下的中國?還是他利令智昏,或他女色致昏?







這些問題雖然很有意思,但在金正男與肖建華的驚人相似這個話題上已經是題外話。







我們現在要趕緊返回正題,再說金正男跟肖建華的驚人相似之處。






這兩個人的驚人相似之處之一,就是這兩個人都是被一隻看不見的手操縱的人殺掉或綁走。而且事後當局都是不承認,並且竭力封鎖消息。






女保鑣照顧肖建華起居。




待宰羔羊




當然,就還沒有意外死亡的肖建華而言,他今後也大有可能在電視上露面認罪,這是後話,我們先不去說它,不要做過多的猜測。







但就肖建華和金正男神秘消失而言,我們從中能看到什麼道理呢?






最明顯的道理大概就是,一個專制獨裁政權要是下定決心拿掉一個人,那個人是很難逃脫的。

人被抓走或弄死之後,當局可以死不認賬,封鎖消息,或顛倒黑白,想怎麼治他就怎麼治他,想給他安上什麼罪名安上個什麼罪名,想說他怎麼死的他就是怎麼死的。從經濟犯罪到嫖娼,從喝白開水死亡到食物堵塞呼吸道死亡或心臟病突發,罪名的選擇,死亡名目的選擇很豐富。


然後,當局可以再選取下一個目標,琢磨如何除掉下一個令黨國感到不高興的人。







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都是金正男,都是肖建華。金正男和肖建華不但彼此很相似,而且跟我們每一個也很相似。







這應當是我們今天關注金正男和肖建華的意義所在。我們不應當抱著看熱鬧的心態來看金正男和肖建華的消息。







說到這裡,或許會有朋友說,嘿,你哪有那麼重要,誰會閑著沒事抓你弄死呢啊;你自命不凡,別自作多情了。







親愛的,讓我來告訴你吧,雷洋在沒給弄死之前,想法跟你完全一樣。好奇雷洋是誰嗎?百度吧。百度搜索就夠了。要想知道更多的、更詳細的雷洋橫死慘死的來龍去脈,當然要翻牆用谷歌搜索引擎。







說到這,我要再次說言歸正傳。面對金正男的橫死,肖建華的被失蹤,中國有老話說兔死狐悲。西方人則說,不要問喪鍾為誰而鳴,每一次喪鐘鳴響都是為你而鳴;海水沖下海邊的一塊泥土,歐洲大陸就減少了一塊;每一個人的死去,都是你我身體和心靈的減損。







說這話的是文藝復興時期的英國詩人約翰•登恩。他是一個玄學派詩人,寫詩佈道喜歡講形而上學的道理。“不要問喪鍾為誰而鳴”的說法就是來自他的布道詞。







我本人對“不要問喪鍾為誰而鳴”這個形而上學的問題有形而下的觀察和理解,在這裡不妨順便說說。






我當年在中國大陸上中學的時候下鄉勞動,見過殺豬的場面。被殺的豬給幾個人捆綁起來抬到宰殺的檯子上,那豬意識到大事不妙,拚命尖叫,聲音簡直刺破人的耳鼓。

旁邊,還沒有被捆綁的起來的但是等待宰殺的豬則很高興地,靜悄悄地大吃大嚼它們愛吃的紅薯葉。(《金正男與肖建華的驚人相似》連載完,《外參》第8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