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起碼文明標準都沒有,怎有資格批評民主




洛克菲勒




中國今天沒有成功


點評人何頻:


老毛說彈指一揮間,30年過去,其實真的是彈指一揮間。我們現在講什麼都是說30年以前。30年以前有兩個小孩考美國大學,一個人研究政治史,一個研究牙齒有沒有蟲。沒有考上的人叫王滬寧,考上的叫馮勝平。結果30年中國又是莫名其妙“三個代表”,我不知道代表什麼?無恥?貪汙?腐敗?不知道。後來又是“科學發展觀”,我就更搞不清楚,是觀音還是什麼東西?不是個理念也不是個框架,我不知道這個王滬寧,這個三代帝師還進常委,現在是政治局委員,完全不知道他的政治學學到哪裡去了。30年以前,他是個才華洋溢的學者,他這個稱為理想的學者,導入人很多現代的政治觀念的一個學者。


馮勝平先生在美國生活30年,他的思想的張力、他的哲理的光芒我們已經感受到了,他每句話都是像珍珠一樣。但是因為他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必須要批評他,因為他把政治串在一起是什麼?他跟我有本質上的差別,很多人誤以為我跟他是鐵桿的朋友,在一方面是的,他在房地產方面很成功,我們兩個都互相請吃飯,所以這方面是的。


他給我人生交流很多幫助,比如說有人攻擊我的時候,他一定會幫我辯護,如果他有麻煩的時候我會幫助他。我在他身上學到很多好的東西,但是對民主的認識和批評,剛才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在批評美國的民主,這個意義上來講我是尊敬他的,因為他是一個獨立的思考者,所以我從來不懷疑他跟中國的關係,從來不懷疑他有任何的投機色彩。


我尊重他是一個獨立的思維,但是思考並不等於正確。珍珠不等於串在一起就一定是一個好東西,因為他在批評民主的時候,他在指出美國政治正確的時候,他隱含了另外一個意思:他說中國今天走出來另外一條道路。其實,只要是人,一個普通的人,一個不思考的人也都知道,(中國)今天沒有成功。


因為中國經濟發展的增長除了中國民眾自己的努力,也有政府也有共產黨,它為了維護自己政權,需要經濟來強化體制,更重要的原因是,冷戰以後的全球的和平話環境,更重要的是WTO,全球的平衡,更重要的是中國以前是一窮二白太窮了,中國才有了基本上的成就。


民主需要不斷修復


我是一個在美國生活的華人,我還不是公民,他是公民。我聽了一個叫溫家寶的人在領館說:“你們在海外生活的很不容易,你回國來看一看。”他以為美國就只有法拉盛,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們中國的很多朋友很有錢,我非常為他們高興。


但是有時候他們高興得過頭了,我隨便講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他們就會知道你們美國人真的很差,他根本不知道美國富裕到什麼程度。也不知道今天的中國根本就沒有走出基本上的政治叢林,他不敢專制,他為什麼叫人民民主專政?為什麼不叫專制專政人民?為什麼要掛上一個民主的招牌。他為什麼一方面反對三權分立,他又搞人大、又搞政協,現在還搞一個國家監察委員會呢?不倫不類的政治,虛假的政治,荒謬的政治仍然是中國政治的主流,中國根本上就沒有走出基本的政治叢林。


中國連起碼的文明標準都沒有,怎麼有資格來去批評民主。可以批評民主,但是只要你不為專制辯護,民主的問題是要通過不斷的修復、不斷的去批評他們,不斷的去增加壓力,所以你看看川普,他當了美國的總統,他跟孫子一樣跟小學生一樣到白宮去“瞻仰”奧巴馬,為什麼?妥協!為什麼?他必須要學習奧巴馬、希拉里的一種價值、一種政治,他必須維護這基本的東西。


什麼叫政治正確?我走到很多商場的時候、走到很多餐館的時候、走到很多小店的時候,找不到停車位,但是旁邊的幾個位置空的,永遠在那裡浪費。給誰留點?給殘疾人的,這就是政治正確。中國連基本的政治文明都沒有的時候,我們是不能以美國民主存在的問題,為今天中國現在還沒有走出政治叢林來辯護,這就是我跟馮勝平最根本的分歧。


儘管有這種最根本的分歧,我仍然反對戴帽子,我更反對去忽視他的很多認真和嚴肅的思考。這種更嚴肅的思考會促進還沒有走上民主化的中國有更好的思考。因為美國,稍微看一點歷史就知道,這一次的選舉不是最骯髒的選舉,最骯髒的選舉至少發生在洛克菲勒時期,至少發生在J.P. Morgan時期,在那個時代他們是怎麼操縱選舉的,他們用他們骯髒的手操縱了美國的選舉,選出了他們的魁儡。


(《核心應該在鬥爭中形成》連載之11,《內幕 》第60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