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義民族主義本土主義促成了川普上台



奧巴馬執政八年,成為希拉里沉重的包袱之一。


這樣的故事只能發生在美國


陳破空:

不要驚慌失措,沒什麼大不了的,天塌不下來地陷不下去。剛才我聽了幾位朋友對川普當選表現的憂心忡忡;鄧小平就說過一句話,制度不好,好人當不成,要制度好壞人也幹不了壞事,所以不要在人品方向打太多轉。美國的制度基石沒有改變。有人說對川普有個擔心的是,川普在整個一年半的競選過程中,沒有提過人權和民主的話題,讓人們擔心。

一個政治新人

另外,川普在1990年曾經對中國政府1989的鎮壓表示了好像理解的話,另外他在2015年和2016年對六四事件說過這樣一句話,說那是“中國政府有力量的表現”,當然他後來解釋純屬客觀事實,沒有讚許中國政府的意思。但是儘管如此,美國三權分立的基石沒有改變,國會參眾兩院會監控他。所有法案的出台、主要的法案出台必須經過參眾兩院的同意,國會的人權聽證會不會停止。作為無冕之王,新聞媒體的監督不會停止,作為獨立的司法不會讓任何人恣意妄為,包括總統。所以川普仍然受到很大的制約,如果川普在俄羅斯和中國這樣的國家,當然是很危險,但是他畢竟是美國總統,是美國人選出來的,所以我認為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今天談美國新當選總統要注意到這樣一個現象,一個門外漢,一個政治新人,一個體制的叫板者,他當選了總統,將來的人類學家、歷史學家、選舉學家來寫2016年的故事,或者將來有個劇本寫2016年的總統大選,我覺得有一個最好的劇本名字、或者書名,叫做《一個人打敗了兩個黨》,這就是川普的故事。這樣孤立無援的一個人,他首先是打敗了共和黨裡的建制派,一個接一個的候選人被他撂倒;然後他打敗了民主黨的建制派。

這樣的故事只能發生在美國,這樣的故事想想能在中國發生嗎?你這個體制外的叫板者,像異議作家或者維權律師出來叫板的話,你的命運就是坐牢,那就是中國的維權律師709事件。周世鋒這些人的故事,或者劉曉波的故事得了諾貝爾和平獎還繼續坐大牢。這樣的故事能在俄羅斯發生嗎?一個體制外的叫板者,一個權力圈之外的叫板者發聲的話,他的命運是被暗殺,這就是俄羅斯前副總理涅姆佐夫的命運。因為他是葉利欽時代的一個改革派,他後來卸任之後成了民間的精神領袖,最後陳屍街頭,普京的特工暗殺了他。

但是在美國,這個偉大的制度卻可以讓這樣的故事成真,一個新人、一個門外漢、一個體制叫板者最後當了總統,靠的是什麼?不是媒體,不是財團,不是現任總統的背書。這直接揭穿了中共宣傳單長期而重大的謊言,中共說美國的候選人背後都是財團,當選人都是財團利益的代言人,這一次給了大家一個教訓,有眾多財團支持的希拉里,有主流媒體背書的希拉里,有現任總統站台的希拉里,輸了。相反,川普不僅戰勝了建制派,川普戰勝了主流媒體,因為主流媒體是建制派的側翼,而真正的媒體在哪裡?21世紀在網絡上。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