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一個問題就是體制老化,缺乏變革力



“占領華爾街”運動。

《內幕》記者 奕安 賀儉 整理

美國的問題和中國的問題

何頻:

23年前,我從美國到加拿大,見到了很多華僑和僑領,也見到了很多華人教授。我給他們講中國的故事,但他們對中國的理解和反應,讓我覺得不知道自己在跟什麼人在講話。他們完全是茫然無知,或者是他們所理解和想像中的中國,和我告訴他們的中國完全是兩回事。

30年後,我變成了那個華僑。我在中國沒有一個粉絲,我幾乎不上中國的微信,更是從來沒有上過中國的微博。雖然現在科技發展到這樣一種程度,雖然我們和國內的人天天在交往,但中國於我已經離得非常遙遠。我也未必是那麼真切地了解中國了。

美國的民主問題

說到中國和美國,我想講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美國的問題是什麼問題?美國的問題是民主的問題。為什麼這麼說呢?對於自由派知識分子而言,對於中國的維權人士而言,對於與我有同樣價值的人而言,對我講的這些話和標題,可能非常不以為然。

這和多年前的一幕非常相似。十幾年前,我和中國一位著名的律師在法拉盛交談。我告訴他,中國是一個沒有法治的國家,有很多冤假錯案;美國是一個法治很完善的國家,但它的冤假錯案一樣也不少。

他當時對我說,對於我們一個連基本法治都沒有的國家的人,你現在告訴我,美國的法律有很多問題。這話對我來說“太奢侈了”。

我當然能夠理解他,但作為一個在美國生活了二三十年的人來講,我生活在這個地方,能感受到這個國家的陽光,也能感受到它的陰暗和問題。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