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法憲私底下悄悄地透露張春橋反對林彪“天才論”



康生對於林彪的倒張談話表示完全擁護。






齊茂吉




陳伯達起了重要作用



林彪的這次講話,事實上,陳伯達起了重要的作用。林彪與陳伯達在歷史上沒有工作關係。“文革”前,陳伯達與江青的首次合作係來自毛澤東的指示,1965年江青召開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後,搞出了一個紀要,毛澤東看了以後要陳伯達修改並把關。“文革”爆發後,毛澤東下令成立中央文革小組,陳伯達任中央文革小組組長,江青是第一副組長,康生則是顧問,當時陳伯達在公開的場合吹捧江青,在“文革”中起了很大的作用。(注52)此時陳伯達所扮演的角色令林彪有所顧忌,雙方亦無來往。



1967年夏,毛澤東首次接見紅衛兵後不久,陳伯達住院,所以提議江青代理組長,當時中共中央還發出正式通知:“在陳伯達病假期間或今後離京外出工作期間,他所擔任的中央文革小組組長職務,由第一副組長江青代理。”(注53)據陳伯達指出,此後江青在小組中橫行跋扈,他的話根本沒人聽了。(注54)雙方關係開始惡化,再加上副組長張春橋、組員姚文元也沒有將陳伯達擺在眼中,陳伯達自嘲為“劉盆子”,開始倒向林彪。由於林彪擬定〈軍委八條〉時,陳伯達出過大力,獲得林彪的信任,他講的話林彪聽得進去。陳伯達與江青集團結怨日深,勢同水火,為了打擊江青集團,乃向林彪獻策,在一定的場合向大家指出江青集團的問題。(注55)8月22日當天晚上,陳伯達到林彪住處與林彪、葉群密談。此次密談,應是林彪決定在第二天開幕會上講話的重要關鍵。(注56)不過,林彪投鼠忌器之處,仍然是毛澤東的態度。因此,在會前林彪找毛澤東談話,林的用意當然是摸毛的底,否則林也不敢輕啟戰端。



林彪講完話後,全場掌聲如雷。坐在台下的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1905-1985)上將及瀋陽軍區司令員陳錫聯(1915-1999)上將還上前和林彪握手,葉劍英元帥及陳毅元帥也起身和林彪握手。(注57)接著康生發言,一向與林不對頭的康生竟然一反前態,對林的講話表示“完全同意,完全擁護”(注58)外,在要毛澤東當國家主席、林彪當國家副主席的問題上,康表示:“下邊的廣大人民討論,還是熱烈地希望,主席不僅是黨的主席,也要做國家主席,林副主席不僅是黨的副主席,也要做國家的副主席。當然,他們也考慮到領袖的意見,說如果是主席不當主席,那麼請林副主席當主席。如果是主席、林副主席都不當的時候,那麼主席這一章就不設了。但是到底怎麼好,要請毛主席最後指示,最後定。” (注59)這也是九屆二中全會中,唯一公開提出要林彪當國家主席的講話。深受毛倚重的康生一向善於觀風,若毛心意已定,康生絕不可能與毛唱反調。因此,國家主席的問題不是林彪發動這場戰役的突破口,而是由三個副詞之爭衍生出來的“天才論”問題。關鍵在於,林彪如何在全會中掀起倒張風潮,再順勢把張拉下馬。



一石激起千層浪



當天晚上,周恩來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時,吳法憲提議全會各小組應該學習林彪的講話,馬上獲得一批當權將領的響應,其中包括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瀋陽軍區司令員陳錫聯。汪東興還特別提出要重新聽林彪講話的錄音,周恩來則加碼為聽兩遍錄音,並由他負責向毛澤東報告。(注60)配合隔天的活動,吳法憲找了陳伯達連夜搞出〈恩格斯、列寧、毛主席關於稱天才的幾段語錄〉(注61),以作為批張的理論武器。



隔天上午,全體與會者在大禮堂聽林彪講話的錄音,一連聽了兩遍。下午開始分組討論林彪講話,陳伯達、吳法憲、葉群、李作鵬、邱會作,分別在華北、西南、中南、西北各組發言,(注62)擁護林彪講話,大肆鼓吹“天才論”外,同時暗示有人反對毛。因此在小組會議中,有人向吳法憲打聽到底是誰反對“天才論”,吳法憲私底下悄悄地透露說是張春橋。在六個小組中,華北組反應最為激烈,與張春橋結怨甚深的陳伯達呼應林彪的講話外,特地搬出了當時吳法憲在憲法修改小組會議中抨擊張春橋的話來打張春橋,陳說:“吳法憲同志說過一句很好的話,就是有人利用毛主席的謙虛,妄圖貶低毛澤東思想。”(注63)



陳伯達發言後,汪東興接著上陣,汪的發言是當天所有發言人調子最高的,汪除了表示擁護林彪的講話外,更明確地表示:“根據中央辦公廳和8341部隊討論憲法時的意見,熱烈希望毛主席當國家主席,林副主席當國家副主席。”“建議在憲法中恢復‘國家主席’一章。毛主席當國家主席,林副主席當國家副主席。這是中央辦公廳機關的願望,是8341部隊的願望,也是我個人的願望。”(注64)在國家主席的問題上,汪比林彪集團還要旗幟鮮明。此外,汪東興嚴厲地抨擊說:“我們黨內還有這樣的野心家,這是沒有劉少奇的劉少奇路線,是劉少奇反動路線的代理人。我看,這種思想是最反動的。我們不容許這種思想在我們黨內泛濫。誰反對毛主席,反對毛澤東思想,我們就和他拼到底。”(注65)陳伯達聽到汪東興的講話大受鼓舞,當汪說道:“有的人不僅不要毛主席當國家主席,連毛澤東思想都不要。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人民,可以識破這些壞蛋。”(注66)時,陳伯達插話說:“有的反革命分子聽說毛主席不當國家主席,歡喜得跳起來了。”(注67)



《1970年廬山會議再剖析》連載6,《中國密報》第54期)



52,王保春、王文耀,〈我們所知道的陳伯達與江青〉,《炎黃春秋》,期8(2013年),頁35、37。

53,〈中共中央關於江青代理中央文化革命小組組長職務的通知〉(1966年8月30日),宋永毅主編,《中國文化大革命文庫》光碟。

54,同注5,頁305。。

55,同注31,上冊,頁72、105、163、413、439-440。

56,同注20,頁691。

57,同注20,頁695。

58,金冲及主編,《周恩來傳(1949-1976)》,下,頁1018;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主編,《周恩來年譜(1949-1976)》,下卷,頁387;逄先知、金冲及主編,《毛澤東傳(1949-1976)》,下,頁1573。

59,同注32,頁322。

60,同注1,頁794。

61,陳曉農編纂,《陳伯達最後口述回憶》,頁374;吳法憲,《歲月艱難―吳法憲回憶錄》,下卷,頁795-796。

62,當時黃永勝在北京值班,未上廬山開會。

63,〈陳伯達在中國共產黨九屆二中全會華北組的發言〉(1970 年8月24日),宋永毅主編《中國文化大革命文庫》光碟。

64,〈汪東興在中國共產黨九屆二中全會華北組的發言〉(1970 年8月24日),宋永毅主編,《中國文化大革命文庫》光碟。

65,〈在外地巡視期間同沿途各地負責人談話紀要〉(1971年8月-9月),《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冊13,頁247。

66,同注65。

67,同注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