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東興和林彪集團自九大以來已站在同一陣線




汪東興掌握了毛澤東太多的隱私。







齊茂吉




汪東興逃過一劫



在吳法憲、邱會作及李作鵬的回憶錄中可以明顯看出,汪東興和林彪集團自九大以來已站在同一陣線。在廬山會議前,汪東興傳給林彪集團的信息一直非常明確,那就是堅設國家主席,並擁護毛澤東當國家主席,否則就由林彪擔任。因此,汪東興在華北組的會議上,才旗幟鮮明的提出堅設國家主席,並擁護毛澤東、林彪分別擔任正、副主席。汪東興在上山開會前,也在他掌握的中央辦公廳及8341部隊做過政治動員,否則以汪東興敏感的身份和特殊的背景,他不可能說出他的意見也代表了中央辦公廳及8341部隊。



可以理解的是,在未形成揪張春橋的氛圍前,毛澤東仍未針對國家主席的問題做出最後的決定,因此汪東興才會以堅決的語氣提出前述主張,甚至第一個喊出了要揪人。汪東興若無幾分把握,斷無可能如此魯莽。在堅設國家主席和打倒張春橋的問題上,汪東興和林彪集團是一致的,事前不可能沒有串連。甚至,江青帶著張春橋、姚文元向毛澤東求援時,汪東興也隨即將情況告知了葉群及吳法憲。(注94)



值得注意的是,在汪東興的回憶錄中卻指出,當林彪發表講話時,“雖然台下有熱烈的掌聲,但我看到坐在台上的毛主席聽得越來越不耐煩,明顯地表現出不高興。”(注95)試問長期待在毛澤東身邊的汪東興,一向善於察言觀色,如果毛在聽林的講話時,流露出不耐煩、不高興的表情,在華北組的會議上,汪東興還敢跳得那麼高嗎?不過,汪東興在回憶錄中,對於關鍵的問題,不是避而不談,就是諉過林彪集團及陳伯達。尤其是,汪東興絕口不提他與林彪集團的關係。此外必須指出的是,毛澤東大發雷霆後,周恩來和康生開始追查事情原委時,葉群還交代吳法憲等人,不要揭發陳伯達和汪東興,以便保護他們。(注96)



當時,康生向林彪匯報時則總結了四句話:“吳法憲造謠,汪東興點火,陳伯達起哄,陳毅跳出來。”(注97)以康生的政治份量點名批判這四個人,當然是非同小可,尤其是汪東興又是毛澤東身邊的紅人。汪東興在這場風暴中為何最後能安然過關?毛澤東對汪東興在華北組的言行知之甚詳,甚至點了汪的名,可是毛為何對汪網開一面呢?(注98)汪東興與江青的關係鬧得這麼僵,以江青睚眥必報的性格,為何不咬住汪不放,藉機整掉汪呢?(注99)高文謙認為,汪東興戴罪立功的關鍵,是揭發出陳伯達私下選編的《恩格斯、列寧、毛主席關於稱天才的幾段語錄》讓毛澤東抓住這份語錄大作文章,寫下《我的一點意見》(注100),點名痛批陳伯達,而打開了反林彪戰役的缺口。(注101)



可是,吳法憲在回憶錄中卻指出,周恩來向他要了一份語錄,後來周將這份語錄呈送毛澤東。(注102)汪東興在回憶錄中,根本未提他將這份語錄呈送毛澤東,汪只是提到他前後一共寫了三份書面檢討,呈送毛澤東。(注103)此一期間,毛澤東與汪東興談到陳伯達問題時,毛表示陳伯達“與你們好人犯錯誤不同”(注104)。換句話說,汪東興認為在毛澤東的心目中,他是好人。



照理來說,汪東興犯下如此嚴重的政治錯誤,不論是向毛澤東主動上繳語錄,或者是主動提出書面檢討,甚至將他所說過的話,栽贓給陳伯達、葉群,都不足以說明汪為何能從此一政治風暴中脫身。毛澤東的耳目甚廣,要拿到一份語錄易如反掌,至於書面檢討即使表面過關,也未必逃得過秋後算帳,這類先例不勝枚舉。而向毛澤東坦白交心,無異不打自招事前未稟報毛,私下搞非組織活動。值得注意的是,事後毛澤東將〈華北組第二號簡報〉打成是“一個反革命的簡報”(注105),華北組的組長李雪峰(1907-2003)遭到株連而被打倒,甚至被開除黨籍,李雪峰時任政治局候補委員、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北京軍區第一政委。可以理解的是,毛澤東懷疑李雪峰與林彪集團連成一氣,搞出了〈華北組第二號簡報〉,因此拿李開刀。問題是,〈華北組第二號簡報〉中就是以汪東興和陳伯達的發言為主要內容,若說此一簡報是反革命的簡報,汪東興豈不是反革命分子嗎?以毛澤東多疑猜忌的性格,難道會放汪一馬嗎?除了他本身的至親外,一輩子毛澤東從未真正信任過一個人,他為何獨厚汪東興呢?(注106)筆者認為,汪東興掌握了毛澤東太多的隱私,毛多少有點顧忌,而饒了汪這個家奴。



《1970年廬山會議再剖析》連載10,《中國密報》第54期)



94,同注1,頁800。



95,汪東興,《汪東興回憶錄-毛澤東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鬥爭》,頁38。



96,同注1,頁809。



97,同注1,頁804。



98,1971年8月至9月間,毛澤東離開北京至外地巡視期間透露說:“像汪東興,沾了個邊,他在一千三百人的會上做了幾次檢查,他也沒有倒嘛。”〈毛澤東在長沙與劉興元、丁盛、韋國清、華國鋒、卜占亞和汪東興的談話〉(1971年8月3日),宋永毅主編,《中國文化大革命文庫》光碟。



99,1970年9月6日,九屆二中全會閉幕的當天凌晨,江青親自打電話給林彪說:“汪〔東興〕、吳〔法憲〕沒事,不調工作。”李耐因,〈“九.一三”前後林彪、江青470次通話〉,《炎黃春秋》,期7(1997年),頁48。由此可見,毛澤東、江青非常清楚汪東興與林彪的關係。



100,〈我的一點意見〉(1970年8月31日),《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冊13,頁114-115。值得注意的是,毛澤東在〈我的一點意見〉中,並未提到關於國家主席的問題。



101,高文謙,《晚年周恩來》(紐約:明鏡出版社,2004年6月),頁301。



102,同注1,頁806。



103,同注95,頁48、59-62、78-83。



104,同注95,頁6。



105,同注65。



106,吳法憲的兒子吳新潮透露,“林彪事件”後,他遭到逮捕。在關押期間,吳新潮寫了揭發汪東興的材料,經由毛遠新送至周恩來的手上,周親自交給了毛澤東。毛澤東叫來汪東興大罵說:“兩隻小老鼠(陳伯達、汪東興),凡是想改換門庭的人,滾他媽的蛋!”當場汪東興嚇得跪在毛澤東面前求饒。舒雲,《林彪事件完整調查》(紐約:明鏡出版社,2006年8月),上冊,頁219。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