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勝平:逆民主而動,中共走出來另外一條路




遵義會議挽救了中國共產黨。




民主制度好壞取決於公民的教育程度(3)





馮勝平



中共反而走出來了



從幻滅到涅槃的今天,陰差陽錯,中國走出了一條自己的路,這條路我想鄧小平也沒設想過,胡錦濤恐怕都沒想過,它就走到這了。這條路與公知們的期待不同,沒有他們所熟悉的美國的路標,民主選舉、言論自由、三權分立、司法獨立這些東西。總之就是所謂的布什講話,大家都知道布什在布拉格有個講話,就是“我現在在籠子裡面……”那些話實際是公知們編出來的,他沒有講過這話。是一位叫林楚方的小孩在02年自己編的。



權力的籠子五條柵欄中國一條都沒有,有的是日益強化的中央集權,越來越緊的輿論控制,是這些東西。逆民主潮流而動,中共反而走出來了另外一條路了。這條路到底是未來憲政民主一種新政治文明的契機,還是像何頻先生多次討論過的中國病毒,沒人知道。它真的可能好,也可能真的禍害整個世界。



至少在現在的中共在自己的成功中找回了一種自信,什麼自信?就是中國的路不經過華盛頓。



講到這我就想起遵義會議開的時候20人參加,17個人是留蘇的,只有三個人沒有出過國——毛澤東、彭德懷和林彪。但是他們主張的東西、最後這三個人給中國找到一條從井岡山到北京的路。這個出路好壞是另外一個價值判斷,至少他們成功了。



我的結論很簡單一點,什麼是民主?今天我一直在講民主,中國的、美國的。民主就是人民自己當家作主,決定自己的命運。無論是投票還是數豆子、無論是等額還是差額,是直接還是間接,實質都是一樣,人民參與國家事務的決策,並為自己的行為決定負責。從這個意義上說,沒有什麼真正的民主,也沒有什麼配不配民主的問題,願賭服輸,只要願意搞民主,誰都可以搞。區別只在於民主質量的高低和不同的後果,你選出希特勒,就別去埋怨奧斯維辛;換句話就是什麼人搞政治就會搞出什麼樣的政治,有幾流的人民就有幾流的民主。一群烏龜進去,只能選個王八出來當主席。



2000年前第一部關於政治學的書裡,亞里士多德就說過,他就把希臘的城邦歸納為三種好的三種壞的。三種好制度是君主、貴族與共和;三種壞的就是三種好的一旦異化變味了,君主變僭主,貴族變寡頭,共和就變民主。就在他看來民主實際上是最壞的制度,這是2000年以前。



同樣在這時候,西方的歷史學之父修昔底德寫了一本《伯羅奔尼撒戰爭史》,這本書把民主釘在歷史的恥辱架上2000年,一直到200年以前為止,西方政治學只要講到民主就是暴民政治的代名詞,沒有人認為它是好東西。



美國國父們240年以前在開會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提到過民主,談到的都是暴民這個名詞,那是壞東西。後來到現在成為一個好東西,成為普世價值、成為政治正確。實際上古典政治學認為民主是壞的東西,因為他們假設民主是已經壞的(暴民選舉)。現在政治學說民主是好東西,因為它認為民主是一些好人、公民在選舉,所以當然是好東西。其實好還是壞,公民還是暴民,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取決於人民的教育水平和這個社會的法治程度,就這麼回事。我今天講的都是政治不正確的東西,希望大家批評。



(《核心應該在鬥爭中形成》連載之10,《內幕 》第60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