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勝平:中國沒民主反而政治穩定經濟騰飛

陳獨秀以俄為師。






民主制度好壞取決於公民的教育程度(2)




馮勝平



人民要民主誰敢不給



中國人從來沒有做過公民也沒有公民社會,所以就是在暴君沒有暴民還沒來的今天,主義恐怕就是最危險的。民主代表正確,它是中國未來繞不過去的一個坎,或是說就是一個結,它就是政治正確的。100年前我們相信,革命是神聖的,100年後的今天,我們斷言民主是正確的。至於革命為什麼這麼神聖,民主為什麼這麼正確,沒人回答。這些問題別說提出來,想一想都是犯罪。這在大師面前不需要思考,崇拜就夠了,在民主面前也是一樣。思考是對民主的不公,也是對真理的不敬,於是隨著有了革命拜物教以後,我們有了民主拜物教,除了民主教,教徒們不認識第三個字。



100年前李大釗、陳獨秀以俄為師,虔誠的擁抱共產主義,擁抱馬克思主義,把它引進了中國。100年以後,中國的公知們又以美為師,用同樣的虔誠、用同樣的熱情擁抱民主,就把“德先生”再次推上神壇。小孩要吃糖有什麼錯?人民要民主誰敢不給。



在今天的中國,你反民主就像100年前反革命一樣,就不僅政治上不正確,道德上也有問題,思想上更是邏輯不清、糊塗。但我認為政治正確是思想自由的敵人,如果真想得到事情真相,真想知道歷史的真實的話,就不能去相信政治正確的東西。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政治正確,300年前有、100年前有、美國有,中國有。他是思想自由的敵人,比如過去我們相信共產主義正確,後來發現錯了;今天覺得民主正確,這次就一定對嗎?



公知現在有個斷言,民主的最大好處是維護社會穩定,其例子就是美國,到今天240年了,45次和平的改朝換代,沒有發生過大的動亂,除了一次內戰,這就證明了民主制度的優越性。只要讀過一點歷史,會發覺這種說法是有問題的,既缺乏歷史感,又不符合現實。且不要說短命的希臘民主和希特勒第三帝國的民主,就今天的埃及民主、伊拉克的國家民主,已經充分暴露了民主並不那麼穩定,它非常脆弱。



此外,中國歷史上的唐、宋、元、明、清除了元朝以外,也都有兩百、七八十年以上的歷史,甚至是300多年的歷史。如果說當年的慈禧老佛爺也藉此來證明大清帝國制度的優越,因為有270年了,想必就是沒有人會買帳。



民主的另一個優越性是什麼?就是能夠促進經濟發展。上一世紀80年代之前,情形確實如此。當時的民主國家不僅政治上和諧,經濟上的發展速度也令人矚目。鄧小平改革開放、韜光養晦、停止輸出革命,甚至準備政治改革,反應了當時中共高層對西方民主的一種福音、認帳。除了維護政權的本能之外,那個時候的中共已經基本上是個自信。



再次自信是今天,30年以後。為什麼?“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好像一切倒過來。30年以來世界和中國的變化,顛覆了許多人類的常識,包括對民主的這種政治正確的常識。比如說台灣民主了,結果是族群分裂、經濟停滯負增長。蘇聯民主了,代價是國家解體,共產黨下台。埃及民主換來社會動盪,兄弟會上台。敘利亞民主了,結果ISIS橫行,幾十萬人死於戰亂,幾百萬人流向世界。



與此同時,中國不民主,就是中國沒有民主,反而政治穩定,經濟騰飛,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實體。2005年中國GDP超越意大利,06年超越英國、法國,07年超德國,10年超了日本。到了2015年中國的GDP是日本的兩倍,如果按照購PPP購買力平價計算的話,超過了美國。



(《核心應該在鬥爭中形成》連載之9,《內幕 》第60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