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交連出臭招

豐又收 專稿




毫無疑問,中共當局決定在2013年11月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以增強對日本壓力的做法在中國國內外成了大笑話。中共當局把對國內人民專制獨裁的做法推廣到國際舞臺上,結果是踢上了厚厚的鐵板。




當然,中日外交既不是笑話,也不是兒戲。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與日本有軍事同盟關係的美國在日本和中國有爭議的尖閣諸島(釣魚島)問題上一直非常小心謹慎。美國一直避免明確肯定、有時甚至反而明確否認《美日安全保障條約》適用於尖閣諸島。




然而,隨著中共當局對日本大耍威風,日本與美國的同盟關係大大提升,美國從此堅決明確地反復表示,《美日安保條約》適用於尖閣諸島也就是中國所說的釣魚島,美國有條約義務幫助日本守衛那組小島。




中共粗暴的對日外交使日本得以獲得美國明確而堅定的支持,也使日本國民達成共識,這就是中國是一個威脅,日本應當加強武裝,維持並強化跟美國的軍事同盟關係。






抵制樂天不會讓韓國因此讓步的,只會讓中國自己更難看而已。



修改或重新解釋日本《和平憲法》使日本武裝力量得以大發展的論點,本來在日本只是相當邊緣化的右翼論點,但由於中共的威脅性對日外交,如今這種邊緣化的論點在也進入了主流。



白目一次不夠再一次




中共對日外交的大失敗就是這樣板上釘釘,不容爭議。外交的本來目的是爭取朋友,削弱敵手,使敵手損失盟友。過去四年來的中共對日外交使全世界看到中國是恃強凌弱的國家,使日本增強防衛,強化跟美國的同盟。




總而言之,中共當局的對日外交促使日本社會、日本公眾、日本輿論全面向右轉,十分明顯地壯大了日本右翼勢力的政治影響力,這種對日外交可謂成果明顯,失敗巨大。




這種大失敗如此明顯,以至於中國官方媒體都羞於提起。現在已經沒有哪家中國官方媒體或官方所操縱的五毛黨還好意思提北京針對日本設立的東海防空識別區。




如今,中共當局對韓國的外交貌似正在以高度準確的方式重走幾年前對日外交慘敗的老路。




我們知道,韓國政壇大致分右翼保守派和左翼進步派。右翼保守派主張對平壤強硬,跟美國保持緊密的同盟關係,左翼進步派主張對平壤採取懷柔和開放政策,跟美國保持相對獨立。




決定部署薩德反導系統以應對平壤導彈威脅的朴槿惠當局屬於韓國右翼保守派。眼下朴槿惠正在受到彈劾,主張對平壤懷柔和開放、對部署薩德反導系統持猶疑態度的韓國左翼進步派大有可能獲得選舉勝利,接掌韓國政權。




在這關鍵時刻,中國對韓國外交明智的做法本來應當是以逸待勞,穩坐釣魚臺。然而,中共當局選擇以粗笨的高壓手段對首爾施壓,對韓國在華企業樂天集團打壓,甚至鼓勵暴民前往樂天商店打砸。




這種局面極大地幫助了韓國右翼保守派,並韓國朝野意識到,真正妨礙韓國獨立的不是美國而是中國,中國是韓國的威脅。這種輿論形勢使韓國左翼進步派處於極端尷尬的境地,使他們不能、也不敢表現出在中國壓力下屈服。




這種局面很像是2009年在日本民主黨上台之後有意跟美國拉開距離追求更為獨立,更為有利於中國的外交路線之際,中共當局派遣漁船衝撞日本對尖閣諸島(釣魚島)的控制權,使日本輿論和民心向右轉,使日本放棄追求對美國獨立、轉而追求跟美國加軍事同盟。




很明顯,從2009年到現在,中共當局的對日外交是一連串的失敗和慘敗的記錄。現在,中共當局顯然又在對韓國外交問題上重蹈對日本外交大失敗的覆轍。




最後,我們要再說一說外交有時候像是下圍棋,常常是看似絕招的一步棋,事後卻被證明是臭不可聞的臭招,損招。




例如,在2010年9月,北京當局調遣中國漁船前往日本管轄下的尖閣諸島(釣魚島),挑戰日本的管轄權,衝撞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船。隨後,中國大幅度削減對日本和西方國家的稀土金屬出口。




中國有些民族主義者為中國當局的這步絕招歡呼,認為中國在國際市場占有高技術產品所不或缺的稀土金屬供應量的95%上,足以掐住日本和西方國家的經濟命脈,中國就應當通過關卡稀土金屬供應來達到外交和國際政治目的。



對中國很不幸的是,幾年之後,國際稀土市場行情大跌,稀土價格大跌,投資於中國絕招的人大虧。中國的絕招被證明是臭招。(《中共對韓外交正重走對日外交慘敗老路》連載完,《外參》第8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