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勝平:川普的勝利就是普世價值的失敗



邱吉爾



民主制度好壞取決於公民的教育程度(1)



馮勝平



我到美國已經34年了,已經過去30年了基本上也沒回去過,只回去過一次,對中國的事情都是從書上和電視劇上了解。今天就從美國大選來講一下,什麼是政治正確?這個話是在美國講,中國不大講,實際上政治正確就是中國人講的普世價值,中國公知這麼講。政治正確就是所謂的普世價值,那麼你要堅持政治正確的話,你就不能說女人胖、你就不能說黑人笨也不能說窮人懶,你更不能說民主不好。



政治正確等於普世價值



什麼最普世?北大的學者李林曾經說過,美元和美軍最普世,這兩個東西全世界到處跑。但是這兩個東西美國不給你,你讓美聯儲放棄它的鑄幣權,讓解放軍成為世界警察,美國第一個不答應。明白這個道理就不難發現中國公知所推崇的普世價值恐怕並不是那麼普世。剛看了一篇劉軍寧的文章,也看了一些公知的反應,絕大部分國內自由派知識分子是支持希拉里的,在中國的公知的眼睛裡面,希拉里當選是美國民主的勝利。川普當選說明民主更偉大,總之民主不會錯,普世價值不能置疑,這就是政治正確。



如此正確下去普世價值,美國就會是下一個希臘。我曾經開玩笑地說過世界上至少有兩個地方不是硬搞民主,一個幼兒園和瘋人院。這次競選我發現我錯了,我低估了人民群眾的智商。八年前,奧巴馬當選,人們歡呼美國歷史上出了第一個黑人總統,(2016年)11月9日希拉里幾乎成了第一個女的總統,11月11日,川普以瘋人之姿當選了下屆美國總統,只要未來在選出一個叫神童做總統,就盡善盡美,北京話叫齊活兒了。



這證明了美國是個真正自由民主的國家,什麼人都可以當總統,在一般的美國選民眼裡,希拉里就是騙子,在另一半的眼裡川普就是個瘋子,一邊是偽君子另一邊是真小人,美國人民這次就必須在這兩者之間做出選擇。選戰的格調之低手段之烈創了美國競選史上的紀錄,繼吉兒‧哈斯之後出現了11名女性在電視上公開說川普對她們進行性騷擾,最後一名是一個叫Jessica Drake成人片女星,在10月22日召開記者會,指控川普怎麼對她進行性騷擾,吉兒‧哈斯和傑西卡這些人的出場,就令人聯想起馬克‧吐溫短篇小說裡面的故事《競選州長》裡面的一群私生子。



川普的勝利在我看來就是政治正確的失敗,什麼是政治正確,我剛已經說了,就是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為核心的一系列的西方價值觀。這些價值觀本身確實不錯,但是任何價值都有自己的界限,不能夠像地平線這樣的無限延伸。當自由到男人可以隨意進入女廁所,現在在美國,按照政治正確說法,只要在這一刻你心理上認為你是女人,不需要生理上是,你就可以進入女廁所。當自由到男人可以隨意進女廁的時候,當民主到你講話的時候必須要政治正確,我在這講話經常政治不正確,比如說我剛可能質疑了一下民主,就會有很多人起來批評。要作為一個大學教授你就會丟掉工作,作為一個公職人員肯定是死定了。



當政治正確到教授講課必須政治正確,當法治到警察不敢對黑人執法,人權到了你在美國幹一輩子活,交了一輩子稅,最後退休金還沒有一個非法移民的福利金高。這個時候政治正確恐怕就走到頭了,就成為一種毒藥了。民主就在這種民粹中找到自己的追夢人。民主符合人性,這不錯,它也是至今為止人類設計出來最好的政治制度。





指控川普性騷擾的豔星傑西卡。



民主也有問題與缺陷



人性有弱點,民主也有問題,也有缺陷。民主的精髓在於一人一票,而民主的死穴也在於一人一票。比如說世界上最成熟的兩個民主國家英國和美國,就在2016年,我們都看到了都擺脫不了民粹的命運、宿命,英國的(脫歐)公投、美國這次的大選。正因為如此,70年前丘吉爾曾經無奈地聲稱過“民主萬惡,但別無選擇”。這句話很多自由派的公知們翻得很漂亮:“民主是最不壞的制度。”



實際上他這個話的原文按英文講叫“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e others.”他在什麼樣的環境下講這句話?就是他打贏了一場戰爭,覺得他肯定是英國人的救星,一定會當選下一任英國總理的時候落選了,他在一種無奈和激憤下說了這句話,他知道是民主的力量、人民的力量。



其實無論是英國的君主立憲,還是美國的最早的聯邦主義,其初衷都不是民主,都是為了阻礙民主這個潮流。沒有當權的人願意民主,皇帝不願意、共產黨不願意,當年的傑弗遜、華盛頓他們也不願意。他們的初衷都是想阻止這個潮流,維持精英的統治,不讓政治進入女人的廚房。在英美,民主其實最早就是少數人的遊戲,在英國開始時是貴族,在美國是律師、法官,它是從精英民主走到中產階級的民主,再走到今天黑人、女人都有選舉權的民主。



這是個漫長的過程,英國走了700年,從1215年的《大憲章》到1917年女人也可以競選。美國走了近200年,剛開始美國1787年立憲的時候,只有10%幾的選舉權,一半都沒有,女人都沒有就去了一半,黑人只有五分之三,窮人不能選舉,凡是反對過華盛頓的人也不能選舉,就是參加過英國那些戰爭(獨立戰爭)的人。



所以民主最初它只是精英遊戲,這個精英遊戲他玩不長,因為人的本性是要民主的,誰也不會想要專制,誰都不想當孫子,自由是人的天性之一。所以它一定會越來越氾濫,到最後民主會走到它自己的盡頭。就像剛才有人講過,普世價值或政治正確,300年以前如果去問,人們保證會跟你說君主政治最正確,因為那時候沒有民主國家。100年以前做民意調查人們會說革命最正確,那時候只要你反革命就可以把你殺了,不會在問什麼原因,那現在人們就會講民主最正確。



所以說川普這一次的草根逆襲成功,英國的脫歐公投也成功,就標誌著精英民主已經結束了,世界進入一個新的時代。



孫中山推翻滿清靠的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是民族主義;毛澤東戰勝蔣介石玩的是打倒地主劃分田地,是民生主義;未來的世界我相信一定是一人一票的民主主義。我並不認為這個是好還是壞,我不做價值判斷,我只做事實判斷,人們會朝這個方向走,中國也會。



問題在於民主也好民生也好民族也好,這些東西都不錯,不能把它激化,不能變成主義。一旦上升為主義,就走火入魔了、六親不認了。剛才我跟博樹先生開玩笑,我說人本來是豎的,一旦入了黨或者成了公知,參加某某團體又信了什麼主義,他就橫過來了。就在暴君倚勢暴民為治的今天,我認為最危險的就是主義,我曾經開玩笑說過中國的主義不是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也不是胡錦濤的新三民主義。中國人3000年不變的“三民主義”就是在專制下,我們是順民或做孫子;寬鬆一點我們就做刁民,鑽制度的空子;一旦動亂革命就做暴民,這就是中國亙古不變的“三民主義”。 



(《核心應該在鬥爭中形成》連載之8,《內幕 》第60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