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從頭到尾從未打算找病夫林彪當接班人



本文作者著有《林彪政變》(明鏡出版社)。





齊茂吉



林彪不是毛澤東的對手



在倒張這場戰役中,林彪以上駟對下駟,殊為不智。林彪與張春橋本來就不是同一個檔次,林彪戰功彪炳,為中共開國大功臣,在十大元帥中位列第三,舞文弄墨出身的張春橋,在八大時還無法列名中央委員會,九大時張春橋在毛澤東、江青的一手拉拔下,雖貴為政治局委員,但並非政治局常委。林彪以堂堂中共中央副主席兼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之尊,竟然親自站上火線,炮打無名之輩張春橋,多少已有意氣之爭的味道。不可否認的,張春橋確係毛澤東一手培植的政治明星,他不是毛澤東準備打倒的對象,當張春橋在“文革”崛起之際,也有所謂的歷史問題,一向喜歡拿歷史問題作文章的毛澤東卻不以為意。(注116)“文革”中,上海解放軍二醫大革命組織“紅旗”搞到了張春橋是叛徒的材料,邱會作拿到這些材料後,請示周恩來,周交代邱以群眾來信的方式寄給他。這些材料上交後,即無下文。九大期間,黃永勝私下告訴邱會作,材料已送到毛澤東的手中,不過毛並不重視,張春橋仍然入選為政治局委員。(注117)毛澤東對張春橋這種態度,已足以說明毛對張確實與眾不同。



有鑑於此,毛澤東不僅在有意無意間製造林彪和張春橋的對立,而且毛也刻意扶植張春橋來制衡林彪,以擴大兩人之間的矛盾。林彪一來不察,二來又沈不住氣,三來警覺性不夠。當初毛澤東同意林彪發表講話的同時,已明確告訴林不要點張春橋的名字,其實這已多少表明毛的真正態度,林當時若能聽出毛的弦外之音,即應鳴金收兵,而不應在此一問題上與毛攤牌。更何況,林彪即使順利把張春橋拉下馬,也動不了江青一根汗毛,更惹不起江青背後的毛澤東,倒張頂多只是逞一時之快,於事無濟,反而是打草驚蛇,授人以柄,林彪所犯下的錯誤可說是戰略性的。



毛澤東更老辣的是,打倒陳伯達的同時,為了穩住林彪,竟然假惺惺地找林彪談話,告訴林彪說對張春橋這個人還要看兩年,如果不行的話,就拿掉張春橋,到那時候就交班給林彪。(注118)毛澤東反話正說,要交班給林彪是假的,毛澤東從頭到尾從未打算找個病夫林彪來當他的真正接班人,而有意培養張春橋為接班人倒是真的。更何況,一向大權獨攬的毛澤東,怎麼可能主動交班呢?當時林彪未立即向毛澤東表態,他身體不好,不應交班給他。這是林彪在廬山會議中的一大敗筆,毛澤東當然會認為林是假戲真做。(注119)更重要的是,毛澤東在這段話中,已將張春橋擺在與林彪一樣的高度,這才是林最大的危機。多年沈潛修行的林彪,無法動心忍性,到頭來還是栽在毛澤東的手上,林彪畢竟不是毛澤東的對手。



116,“文革”爆發後,張春橋崛起之際,即有張是叛徒之說。徐景賢,《十年一夢》,頁139;秦維憲,〈反對張春橋的“胡守鈞小集團”〉,《炎黃春秋》,期9(2005年),頁10-11。“林彪事件”後,鄧小平東山再起,1973年4月9日,鄧偕妻子卓琳到北京西郊的玉泉山,探望正在那裡進行治療的周恩來,當時周對鄧說:“張春橋是叛徒,但是主席不讓查。”此外與江青關係深遠的康生,雖曾與江青密切合作,然在晚年性命垂危之際,特地找王海容和唐聞生傳話給毛澤東,告發江青和張春橋都是歷史上的叛徒。毛毛,《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頁275、434。至於康生病危之際,為何舉發江青、張春橋,關於此一問題可參閱梁紅伍,〈康生死前為何揭發江青和張春橋〉,《百年潮》,期9(2006年),頁19-22。此外,1974年12月16日,周恩來至長沙同毛澤東長談時,毛表示,他已知道江青、張春橋有嚴重政治歷史問題的情況。中共中央文獻室編,《周恩來年譜(1949-1976)》(北京:中共中央文獻出版社,1997年5月),下卷,頁687-688。



117,邱會作,《邱會作回憶錄》,下冊,頁635;黃正,《軍人永勝-原解放軍總參謀長黃永勝將軍前傳》,頁551。



118,同注1,頁807。



119,邱會作回憶,有一次他問林彪,毛澤東百年後,如何擺弄江青。林彪不假思索地說:“就讓她當個‘宋慶齡’!冷一點還是熱一點,看她的表現。”同注31,上冊,頁406。



《1970年廬山會議再剖析》連載12,《中國密報》第54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