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又俠父親曾盛讚江澤民

《外參》特約記者 楊念軍



張宗遜稱讚江澤民




張宗遜原先本是作訓部最前衛的一個,調子也拔得最高。在導致軍隊現代化大倒退的1958年反教條主義運動中,張宗遜曾經提出對於蘇聯要“不走樣的學”,“先學後用”、“死學活用”、“不願學蘇聯的滾開”。可後來聽說毛主席講:“不要老談什麼蘇聯的十次打擊嘛,我們也有幾大戰役嘛。”結果張宗遜馬上轉向,說:“蘇聯的東西學得越多,中毒越深。”“南京軍事學院幾年來的教學是教條。”









張宗遜








這下就惹惱了作訓部的蕭克。於是由葉帥主持,在蕭克大力推動下,作訓部開了四級會,對張宗遜進行批判。毛澤東在得知情況後就表了態:“蕭克在歷史上一貫不老實。”這之後黃克誠在彭總的授意下展開了對蕭克的批判,並指出“反對張宗遜就是反彭總”。沒多久作訓部撤消,蕭克給貶謫當了農墾部副部長,幾個副部長有平調總參的,也有降級的,只有張宗遜直升副總參謀長。







等到廬山會議時,彭總倒了楣。最早跳出來揭發的有兩個人,一個是蕭華,他給彭總安了個“裡通外國”的罪名,而做旁證的就有彭總的親信張宗遜。因為批彭積極,張宗遜的副總參謀長就原地沒動。到1962年,軍隊興起了郭興福教學法,張宗遜是大力的提倡者,這時主持軍委的是賀龍,張宗遜找到了120師的老關係。可惜這次張上將對形勢的估計不大正確,“大比武”的熱潮很快就在“突出政治”聲中退潮了。說起來“突出政治”和“大比武”本不應對立,但是賀龍、林彪各唱各的調,都想討毛主席的好,不過最後還是讓林彪占了上風。







“文革”開始後賀龍倒台,張宗遜的日子也開始不好過了。軍內成立了軍委辦事組,四大金剛掌了權,張宗遜也被當作“羅瑞卿分子”給貼了大字報,這下張宗遜基本算是大權旁落了。到了1969年中共九大的時候張宗遜就更加靠邊站了,連個代表資格都沒撈上。到了1971年更被貶到了濟南軍區任副司令員。廬山會議後毛澤東還一度向黃永勝問起過張宗遜的情況,最後也沒問出個所以然來。







等到林副統帥葬身大漠後,原來被打倒下放的紛紛出山。1973年張宗遜又回京當上了總後勤部部長。1975年2月5日,軍委決定張宗遜列席軍委常委會議。1978年2月葉劍英、鄧小平整軍時退出現役。1983年6月被選為第六屆全國政協委員。1998年9月14日,張宗遜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送了花圈。






據稱,張宗遜晚年退休後曾對江總書記倍加稱讚。



犧牲或領軍




旅美作家畢汝諧跟張又俠是一起長大的夥伴,幾年前他曾在《童年夥伴當了大官》一文中,回憶了印象中的張又俠,引起喜歡軍事網友的關注。畢汝諧寫道:







“瀏覽中共十七屆中央委員會名單,兩個熟悉的名字撲入眼簾:張又俠(瀋陽軍區司令員)、朱維群(中央統戰部常務副部長)。”







哦,童年夥伴當了大官!







張又俠從小就是個鐵漢子,“塊兒足(肌肉發達)” !掰腕子百戰百勝,無人能敵!他還喜歡打籃球,我至今記得:“文革”期間,他拍著籃球,豪邁地大呼:“問蒼茫大地,誰主沈浮?我們!我們!!我們!!!”







出國前,我在《北京晚報》看到張又俠團長率部奇襲越軍的報導,我對一位至親道:“看來,張又俠要麼光榮犧牲,要麼當高級將領,沒有第三條人生道路。”







張又俠曾任職14軍40師118團。據稱,當時14軍有“四大公子”,張宗遜的兒子張又俠,譚甫仁的兒子譚半兵,陳賡的兒子陳知建,唐天際的兒子唐雙津──此人非常出色,應該說比張又俠要全面,但在車白尼戰死了;軍中很多人認為,如唐雙津不死,那是一條好漢。唐雙津在車白尼一戰中,右肋中槍,子彈由肝穿左肺而出,當場陣亡。但有一人也在相同位置中槍,卻活了,真是有命。此人便是田雲翔,其父即時為昆明軍區副參謀長田大邦。田大邦是國共內戰時攻剋洛陽的主攻營長,大功榮立者。淮海戰役消滅黃維兵團時,11旅32團團長胡尚禮、團副參謀長田大邦,率32團兩個營,31團一個營突擊黃維突圍陣型,擊潰敵14軍,直衝敵第10軍攻擊部隊75師和114師,擊斃75師團長刁秉魁,敵114師54團一個營被殲滅。







敵14軍軍長譚道善急命114師34團反擊,黃維被迫命令部隊停止突圍,全軍終於被圍雙堆集。此役11旅32團也遭受重大損失。







田雲翔因對越作戰才被提為排長。在開戰一個星期後,田雲翔在率全排衝鋒時被擊中,子彈由右肋打入,穿過肝臟、胃、縱隔、左肺,穿肩而出。當時師裡極盡全力搶救,動用直升飛機將田雲翔空運昆明,其居然在昏迷七天後被救活了。部隊此時不希望田家再死一個人,因為田雲翔的大哥在1973年124團武裝夜渡金沙江時嚴格遵守紀律溺水犧牲。






他當時是班長,游在最後,部隊要求實戰情況下夜渡,保持絕對安靜,當全連登上對岸時才發現他已不在了,連呼救聲都沒有。田雲翔退役後先後曾擔任昆明市政法委書記和市政協主席等職。(《張又俠:晉升只是個時間問題》連載4,《外參》第8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