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刻,江青是毛澤東信任的人




毛澤東對於江青在內的家人,心中存有一份任何外人所代替不了的依眷和信任。



齊茂吉





這些事情顯示,陳伯達的問題確實有內情,如果陳被認定是林彪死黨的話,《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不可能不點陳伯達的名字,鄧穎超也不可能挺身而出,為其前妻平反,並安排在中央辦公廳離休。既然,陳伯達所擬的政治報告,與林彪無關,林哪來的路線呢?關於這一點,梁漱溟(1893-1988)一針見血地指出:“林彪沒有路線。”(注85)因此,毛澤東提出的路線鬥爭之說,在林彪事件中是無法成立的。







“文革”爆發後,林彪所發表的署名文章,或者是公開講話,從未質疑或挑戰過“文革”路線,他也從來沒有和毛澤東唱過反調,林私下對毛的批評(注86),在他生前也從未端到檯面,頂多只能說是“腹謗”。至於林彪在廬山會議引起毛澤東不滿的講話,毛在南巡期間視為“有計劃、有組織、有綱領”的“突然襲擊”,“綱領就是設國家主席,就是‘天才’,就是反對‘九大路線’”(注87),這些清算林彪而加諸在他頭上的罪名,也都是欲加之罪,這也是毛澤東一貫整肅政敵的手法,一棍子打死,永世不得翻身。




毛始終和江青站在一起



基本上,在這場紛爭中,林彪高估了汪東興,低估了江青、張春橋,錯估了毛澤東。“文革”爆發前,毛澤東密令江青,搞出了《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注88)一文,而打響了“文革”的第一炮。毛澤東深知江青不可能悖離他一手發動的“文革”,即使毛對江青的作風不滿,甚至有過嚴厲的批評,但是在最後關鍵時刻,江青仍是他所信任的人。鄧小平的女兒鄧榕(1950-)曾說過:“毛澤東對於江青的感情是複雜的。



早年,毛澤東不讓江青過問政事。發動‘文革’時,他起用了江青。對於江青的頑劣本性,毛澤東知之甚深。但畢竟,江青是他的妻子。縱有千種不滿、萬般責備,毛澤東對江青,還是保護和有所倚重的。他可以不見江青,可以批評江青,可以節制江青,但是,對於包括江青在內的他的家人,他的心中,總是存有一份任何外人所代替不了的依眷和信任。這種依眷信任之情,越到晚年,越加濃重。”(注89)林彪等人顯然誤信了毛澤東對江青的批評,正如吳法憲所說:“更重要的是,毛主席在一系列的問題上公開支持了我們而批評了江青。還有汪東興不斷地給我們打氣吹風,我們都以為這是毛主席的聲音,一些表面上的假象造成了我們的一種錯覺。”(注90)結果在廬山會議上,林彪集團只是順勢想把天怒人怨的張春橋拉下馬,不料不僅捅了馬蜂窩,觸犯了江青,更嚴重的是激怒了毛澤東,因為張春橋不是毛要打倒的目標,反而是毛大力培植的對象,吳法憲也承認:“我們當時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毛澤東竟然會在最關鍵的時刻站在江青、康生、張春橋、姚文元這一邊。”(注91)



事實上,毛澤東和江青始終就站在一起,而且不時通氣。當時林彪指使黃永勝、吳法憲向毛澤東告江青的狀,結果毛澤東交代他們一定不要告訴江青,吳法憲卻沒有料到事後毛仍然向江青通報。(注92)等到吳法憲瞭解到毛對江青真正態度時,為時已晚。顯然,這也是林彪最大的失算。



那麼,汪東興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吳法憲的女兒金秋(Jin Qiu)在其專書中指出,汪東興倒向林彪,不只是因為江青的反覆無常,而且也是因為毛澤東對他的態度。金秋透露,在中共高層中,汪東興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除了主掌中央辦公廳以外,還是8341部隊的首長,汪也可以隨時接近毛澤東。由於這種特殊身份,汪東興掌握了許多高層的機密,其中包括毛澤東的隱私。汪東興曾私下告訴葉群,他手上有一份詳細的記錄,內容是他為毛澤東和江青所做的事情,以防萬一。




毛澤東整肅政敵的一貫手法就是一棍子打死,永世不得翻身。



此外在九大前,汪東興得了十二指腸潰瘍大出血而住院療養。周恩來帶著毛澤東的醫生李志綏和護士長吳旭君一起向毛澤東報告,因為只有醫生才說得清楚汪的病情。結果,周恩來這三個人難過得掉下眼淚時,毛澤東表情木然,無動於衷,只是說假如汪病了,就照醫生的辦法治療,大家也無能為力。當他們離開毛澤東的房間時,聽到了毛輕蔑的語氣。根據李志綏的回憶錄,毛澤東甚至懷疑周恩來、李志綏、汪東興搞派系。在汪東興侍奉毛澤東期間,類似的事情不斷發生,嚴重地挫傷了汪。汪東興住院期間,毛澤東和江青也從未去探視他。林彪則交代葉群帶著林立衡去醫院探病,汪東興的妻子告訴葉群說,他們希望汪東興死掉,因為他知道的太多。(注93)耐人尋味的是,汪東興似乎對毛澤東懷有相當多的怨氣。



《1970年廬山會議再剖析》連載9,《中國密報》第54期)



85,李永主編,《“文化大革命”中的名人之獄》(北京:中央民族學院出版社,1994年8月),頁457。



86,同注50,頁209-210、214-215。



87,同注65,頁244。



88,《文匯報》(上海),1965年11月10日,版1。



89,毛毛,《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 年1 月),頁297。此外,曾長期負責江青護理工作的馬曉先也指出,雖然毛澤東在會議中曾批評江青說:“你要注意呢,你得罪人太多,我死了看你怎麼辦。”馬曉先認為,即使是毛對江的申斥,但裡面含有一種愛護的口吻。王凡、東平,《紅牆醫生―我親歷的中南海往事》(北京:作家出版社,2006 年1 月),頁327。



90,同注1,頁822。



91,同注131。



92,同注1,頁818。



93,Jin Qiu, The Culture of Power-The Lin Biao Incident i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pp.118-119;李志綏,《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頁491-492。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