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當今全球外交看,川普當選可能是人類災難




張博樹:於川普的當選,我們發現現在世界充滿了高度的不確定性



張博樹:川普當選是人類的災難(續)




但是當你現在看一下今天的俄國、今天的普京,你會發現情況不是這樣子。因為我現在在哥倫比亞大學教書,我班上有個學生,她的老公是個俄羅斯小夥子,我特意把他請到我家來,詳細了解在他的眼裡,今天的俄羅斯的狀態是個什麼狀態。當然我也看了些反應俄羅斯現狀的書籍。



現在給我的一個初步印象是,今天的俄羅斯、今天的普京的很多東西,與今天的中國實際上是非常接近的。比如說俄羅斯也在控制媒體,它對媒體的控制不亞於中國,俄羅斯的權貴資本主義甚至比中國還要厲害。前不久《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上面有一篇文章,叫《Inside the bear》。那裡面它做了很多數據,它就講到俄羅斯的現在這種腐敗實際上達到了非常驚人的程度,它假設100代表腐敗最大,零代表最小,北歐的挪威、瑞典這些國家大概就是一或者二這個水平上面。中國在他們的數據裡面大概是在五六十這狀態,而俄羅斯要在七八十甚至更高這個狀態上面。就是說俄羅斯的腐敗比中國的腐敗問題還要嚴重。



我們大家都是中國人,我們也知道這些年黨國腐敗到了什麼樣一個程度,但是俄羅斯的情況比我們還要嚴重,這當然是根據外國學者的研究。它的腐敗很簡單,因為普京現在靠的是原來克格勃(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基礎,然後他也是靠90年代形成的那一批寡頭,只要你支持我,那麼我會給你一些好處,他是這樣一個狀態。所以他的權力結構、他對俄羅斯整個社會的控制,實際上是通過一種非常傳統的,甚至接近於原來傳統沙皇的那種形式。



所以我們今天站在人類文明所達到的一個高度,我們假設說最基本的價值,比如說人的平等、人的自由、人的尊嚴、社會的法治。我們從最基本的這幾個原則來看,顯然今天的俄羅斯和今天的中國都有太多的問題。



儘管做一個國家很強大,俄羅斯的軍事很強大,中國似乎也在崛起。但是,按照今天人類文明已經達到的程度,這兩個國家所存在的問題是我們必須重視的。而美國代表的是另外一個類型,不管美國這個國家在它的社會內部還存在著多少具體問題,存在著多少它需要改進的地方。但是從美國建國的理想,到後來剛才我所提到的,從一戰以後、冷戰以後,美國所充當這樣一種世界角色,基本上這個角色代表著人類對理想社會制度的尋求。美國人自己也很自覺,它就把這個講得很清楚。所以現在世界格局大概就是這樣一個情況。



令人擔憂的未來



現在回到川普當選到底是好還是壞。這個問題儘管充滿了爭議,但是我想說的一句話是,如果我們從當今全球外交、全球力量這樣一個格局比較來看,那麼川普的當選弄不好可能是人類的一個災難。



因為川普在看這個世界的時候,他在考慮美國和其他地區關係的時候、定位美國作用的時候,他基本上是一個商人,他是站在Business man這樣一個位置來看。他不是政治家,他也缺乏全球視野,甚至他可能缺乏美國建國以來那種理想,這是川普給我的感覺,因為整個美國總統大選的競選過程當中,主要場次的辯論我也都看過了,給我感覺這個好像很強烈,但是這是一個很危險、成問題的一個信號。當然我們可以說川普現在當選了,今後他的外交政策也未必完全像他競選過程當中講的那一套,也未必,因為他畢竟還要受到美國現有的憲法制度的制約。



但是他做為一個當選總統,他原來所形成的那些認知,他的那種商人式的考慮問題方式和看待世界的方式,毫無疑問會多多少少的影響未來的美國外交政策的制定。而這樣一種制定面臨著中俄的強勢崛起,特別是中俄現在走到一起,他們走到一起,我要說一句,不是簡單的說雙方都代表著民族國家的利益,似乎他們站到一起了。當然這也是我黨一直在宣傳的一套,情況不是這樣的,至少在我看來。



現在的話是兩種,代表著比較落後的一種政治體制和一種政治文明,他們現在走到一起。而這個世界本來是需要更強有力的一種引導民主,引導走向一個更堅定的、更理想的一種人類狀態。換句話說,需要這樣一個美國,也需要這樣一個美國總統。由於過去100年所形成的這種格局,他不僅僅是個美國的總統,美國在今天這個世界上的位置還是舉足輕重的。本來就需要他的存在。



但是由於川普的當選,我們發現現在世界充滿了高度的不確定性,以後到底會怎麼樣說老實話是令人擔憂的。



點評人榮偉:



川普和俄羅斯的關係在這次的選舉裡面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被媒體談過無數次了,有那麼一說川普就是普京的傀儡,川普經常說普京很聰明,等於說普京是個好犢子。我自己的經歷中,因為我搞過很多藝術展覽,我有很多美國藝術家、俄羅斯藝術家。我曾經有兩個很好的俄羅斯藝術家談起普京,他說在俄羅斯假如有人批評普京,或者有藝術家創作作品對普京有諷刺或是醜化,等待他的命運是某一天從一個電梯門口出來,門一開就有人開槍把你們打死了。這個就是普京的作風,普京是一個惡魔、是一個大獨裁者。



我們知道中國當年以俄為師,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現在新的領導人是否也以俄為師?跟俄羅斯的戰略有什麼關係,對普京的做法也好像是很欣賞。現在又多了一個人——川普。川普也想往普京靠攏,所以剛才張博士說的未來世界的不確定性,就圍繞普京這個人,有些媒體稱他為普京大帝、新一代沙皇。



這邊我要提醒大家注意,就在今天,我的女兒傳短信給我,說在街上有人看到她就說“fucking chinese bitch”這樣罵。所以川普就是一個種族主義者,他的上台一定是美國的災難,而且也有可能是世界上的災難。這次選舉有一個很大的現象,據說在美國的華人政治熱情很高,很多川粉,川普代表共和黨,共和黨從來就是反對移民的,不管你是合法還是非法,他們就是白人至上主義的。所以這次還有鋪天蓋地American chinese川粉就非常可疑,他們沒想到真正的美國川普他們是把你排斥在外的。



未來這四年美國族群的分裂已經是重大分裂了,已經開始顯現了。川普當選的當天就在曼哈頓川普大廈有幾千人在示威,就是未來幾年我們還要觀察。我估計將來示威抗議會不斷,最後會導致包括川粉那一派也會掀起一種極端排外的傾向,所以這個族群的分裂矛盾會更加擴大。



(《核心應該在鬥爭中形成》連載之13,《內幕 》第60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