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又俠是50後將領中鮮有的戰功卓越者

《外參》特約記者 楊念軍



率一個營把越軍打懵了




2007年對張又俠而言是仕途發展關鍵的一年,他在這一年晉升大軍區正職職務、獲中將軍銜,並當選中共十七屆中央委員,充分顯示中共中央對張又俠的肯定與重視。



張又俠的軍旅生涯中,最受矚目的功績可說是曾參與中越戰爭。在1980年代末期鄧小平提出“韜光養晦”的對外戰略後,中共與鄰國關係逐漸和緩,干戈止息,因此張又俠成為“50後”的將領中,鳳毛麟角、立有戰功的將領,更是當今七大軍區司令員中唯一具有實戰經歷的將領。


1979年,年僅29歲的張又俠以連長職參加中越戰爭,作戰主動積極,戰後很快被提升為119團團長。




1984年發生中越邊境衝突,張又俠以119團團長身份在老山指揮作戰,表現突出,不論在進攻與防守方面都表現出色,展現他指揮、領導部隊的長才。當時他擬定的進攻計劃更是“文革”後第一個完整的步炮協同計劃,經過炮擊後步兵開始攻擊,總共40分鐘拿下主陣地,但總殲敵人數不多。




張又俠更關鍵的角色是在老山陣地的防守作戰。他率119團堅守前線,成功抵抗越軍發起的三天反攻行動。張又俠任職的40師在三天時間裡阻擊越軍的猛烈反攻,越軍共陣亡3000餘人,可見戰事之激烈。




在老山作戰立下戰功後,張又俠隨後升任40師副師長、師長。在擔任40師主官的這段時期,他仍不改剽悍的軍人武風,曾向當時擔任海軍司令員的劉華清(1982年8月到1988年1月)寫了一份報告,闡述建立一隻藍色海豹突擊隊,藏於遠洋貨輪中,突襲南中國海上的外軍大型艦船,還自薦為這支部隊的首任軍事長官。由此來看,張又俠不但在戰爭中展現優異的指揮才能,也具備過人膽識。




張又俠雖然桀驁不馴,但是運氣比較好,兩次主動請纓上越南戰場前線,戰功纍纍卻毫髮無傷。




“文革”結束時,張又俠本來已經準備退伍了——其不得志據說是受他父親政治命運的影響。張宗遜從井岡山時代就是毛澤東的警衛員,一直緊跟老毛,就是在陝北時期,實際也是邊區的衛戍區司令,後來在一野兵團,始終沒有離開過老毛。有了這層血濃於水的關係,張老將在“文革”結束前簽署了一份給毛澤東夫婦的效忠信並不奇怪,但後來被算成是效忠“四人幫”,一度遭到清算,進而影響到張又俠。要是越戰再晚打一個月,中國現在可能就沒有張又俠上將這號人了。



正在辦退伍手續的張又俠一聽有仗打,馬上要求延緩辦理,以一名無權無職的參謀身份到最前線的連隊。





桀驁不馴的張又俠。




當年聞名全軍




關於張又俠有這麼一個故事,在雲南方面首仗就是攻打河口,上面下了死命令的,要在某時攻下,為後續部隊開通道路。這是關係全局的戰鬥。但越方陣地在山上,而且早有準備,攻了幾次沒打下,傷亡也很大。這時張又俠向團長建議從後面繞過去打。可從地圖上看沒有路,而且都是些不可穿越的原始森林。張又俠解釋說,有一年劉伯承到他家來,和他爸爸聊天時談到一次戰鬥,劉伯承說“有山就有梁”。他記住了這句話,熱帶森林裡雖然難以通過,但只要有山梁,那裡樹木相對稀疏,就有可能讓部隊通過,殺敵一個冷不防,他要求給他一個營試試。




當時實在強攻不下,時間又已十分緊迫,團長答應了。張又俠帶著這個營,穿越深山密林,四個連越走人越少,最後只剩下一個連跟著他通過了那片森林。但就是這一個連突然在越軍背後打響,把越軍打懵了,他們做夢也沒想到中國軍隊會在身後出現。這時正面也開始進攻,越軍陣地一下子被拿下。張又俠也因此立功,戰後被提升為團長。




“吃喝玩樂”一詞,多含貶義,毫無正向可言。但將玩字單列,即變為中性,儘管如此,它與某些事件搭配依然充滿反向乃至邪惡。如盡人皆知的“八旗子弟,提籠架鳥,玩物喪志”,玩麻將,玩賭博等。還有玩撲克、象棋、籃球排球乒乓球等大眾娛樂。




在玩的問題上張又俠從不趨同於大眾,而是趨於單人過獨木橋似的小眾。他玩的是槍是炮是手榴彈,是百看不厭的古今中外戰爭片,戰例片,戰爭專題片。




他一入伍就在歩兵連隊,從普通一兵到班長排長副連長連長,這一漫長的十餘年間沒睡過午覺,當他人進入曼妙的夢鄉時,他則將衣褲脫下,穿著肥大的軍綠色短褲揮汗如雨的時而瞄槍時而投彈時而練刺殺。




起床號響後,收起器材,在冷水管上沖一下,又帶著連隊上山訓練了。功夫不負有心人,他的刺殺聞名於14軍,精到什麼程度呢?精到對方的木槍距他身體10公分他依然能躲開。



對他的玩法,時任團長的李靖徳在全團大會上曾擲地有聲地說:“誰能像張又俠這樣吃苦耐勞,練岀一身武藝,都會得到重用和提拔。”於是,全團上下再次掀起一波勝似一波的練兵熱潮。面對於此,很多人說是張又俠推動的,團首長也不諱言。



父親是習仲勛老搭檔




開國上將裡論資排輩的話,張宗遜上將算得上是前輩。張宗遜1924年入團,後入黃埔軍校,1926年入黨,跟著毛澤東參加了秋收起義,以後跟著上了井崗山,秋收起義後張當了特務連的副連長,連黨代表就是羅榮桓。其實這時候張宗遜所扮演的主要角色就是毛的貼身保鏢,有了這層關係,就為張宗遜以後的飛黃騰達打下了基礎。




土地戰爭時期張宗遜曾為林彪一軍團的部下,親自指揮一個師參加過了消滅張輝瓚的戰鬥,長征時張宗遜曾任紅四師師長,政委是黃克誠。抗日戰爭時期張為賀龍120師358旅的旅長,參加了雁門關、陽明堡的對日戰鬥。解放戰爭時期張先參加了晉綏作戰,後又跳到了彭老總手下做了西北野戰軍的副總指揮。所以說張上將和軍內的幾大山頭都有淵源,而且以張的資歷,其實當個大將也說得過去。




抗日戰爭時期張宗遜曾領導打了幾次伏擊戰,消滅過上千日軍。可要單從戰績上看,張宗遜所打的敗仗也不少。解放戰爭開始後,1946年7月,晉綏、晉察冀兩大軍區聯合進行了大同集寧戰役,張宗遜作為前線野戰總指揮,指揮17個旅51個團十幾萬人,既沒有攻下楚溪春1.5萬人防守的大同,又沒有在集寧攔住傅作義3.5萬人的援軍,造成戰略性大潰敗。




1947年2月14日,陝甘寧野戰集團軍組成,張宗遜任集團軍司令員,習仲勛任政委,轄六個旅;3月4日指揮西華池戰役,把一個殲滅戰打成擊潰戰;致使全軍上下對他的軍事水平產生懷疑,極力提拔他的毛澤東不得已臨陣換將,要陳賡帶隊入陝保衛延安並出任野戰軍司令,但陳賡不願放棄富庶的晉南而到陝北這個苦地方打游擊,遲遲不動。3月13日,國民黨軍對陝甘寧邊區發起進攻,突破共軍防線,張宗遜掩護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機關及群眾轉移;3月16日野戰集團軍撤消,部隊歸副總司令彭德懷統一指揮;7月31日西北野戰軍成立,彭德懷任司令員,張宗遜任副司令員兼一縱司令員。




西北作戰初期,第一野戰軍被青海馬家騎兵攆得無處可逃,損兵折將一萬多,還成就了馬繼援的美名。



雖然敗仗打了不少,可這並不能阻止張官運亨通,在開國後張宗遜擔任了軍委總監作訓部的副部長。後來總監作訓部、軍事科學院和彭德懷主持的國防部在是否堅持蘇聯軍事條例上發生了分歧。(《張又俠:晉升只是個時間問題》連載3,《外參》第82期)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