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川普兌現他的諾言對美國和世界是一場大災難



川普的支持者多為底層白人。


《內幕》記者 奕安 賀儉 整理


川普當選 中國面臨尷尬局面(續)

王軍濤:

在國際政治範圍看,這是對全球化進程和方向的一個逆轉,正是在這些事關人類發展方向性問題上,川普是錯誤的。他要逆轉這些建設性探索更好的人類社會的方向。


第二個,對美國年輕人,對美國社會更災難的是,美國總統——包括第一夫人,在美國傳統政治上其實是個楷模,他是為美國人民定位一個道德的學習標準。而川普在此次選舉中的一切表現,表現出他是一個非常不稱職的人。對這個,華人不敏感,但是美國人,包括共和黨的人,對這個都特別敏感。

共和黨在傳統價值守護上比民主黨更強。民主黨比較自由,共和黨更嚴謹一些。所以最恨川普的可能還不是共和黨,而是民主黨。在這點上,川普會給美國的年輕人,特別是孩子帶來很大困惑,因為他會在各種場合發表這種即興的演講,而這種演講中會表現出很多這種低層次的說法,這些說法要美國的老師和學校花很多的時間去進行解釋和解讀,平息孩子們各種各樣的困惑。

所以我從這兩個角度看,川普當選是一個災難。再簡單歸納一下,他在美國憲政、人道和包容社會的發展方向上,在美國引領全球化進程時承擔領袖責任上,在總統的制度智慧和倫理責任上,在這三個問題上,川普當選對於美國人民來說,是一個災難。

川普當選 中國面臨尷尬局面

川普當選對中國到底會意味著什麼?我覺得中國的很多人對川普當選這個結果很興奮,但實際上我認為川普當選後,會使中國面臨一個很尷尬的局面。首先,如果美國撤出重返亞洲的領袖角色之後,中國的日子會不會好過?不,川普撤出之後,日本和韓國都會發展核武器,東亞將處在劇烈的競爭中。一旦這些國家有了核武器之後,中國就會像當年的美蘇對峙一樣,誰也不敢對誰做太大的動作。

東亞一直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地區,它的人口密集,它的財富密集,它的經濟和技術發達程度,它的軍事潛力強大的程度,都是最危險的地方。它如果進行軍備競賽,會發生全球安全問題。之前,因為東亞在對峙的另一方恰好都是美國的盟友,美國在這方面約束它們,給它們提供保護。一旦美國的保護失去之後,東亞就會進入一個惡性的,為了各自安全的惡性競爭。

這個惡性競爭會使得中國降低了對於周邊國家的相對優勢,在這方面中國估計不足。

第二個呢,川普如果在國內貿易中重塑貿易壁壘,川普要挽救的這些白人,這些全球化進程中的失敗者,在某種意義上是救不了的;除非他重塑關稅壁壘,在國內強行推進一些經濟政策,否則他沒有辦法。在川普說,美國之所以衰落,這些工人之所以處境艱難,是因為中國和墨西哥把就業機會偷走了,或者是被美國的華爾街出賣給中國和墨西哥了。美國400多個經濟學家在大選投票前發表聲明說,川普在誤導美國人民的看法。實際上呢,在川普指責的這段時間,美國的製造業增加了一倍,資本家願意用機器,而不願意用工人。美國人失業的更大的根源是因為用機器。用機器就意味著,這些工作機會即使從中國和墨西哥迴流,他也不會給工人,而是用更多的機器。川普指望靠就業機會迴流解決美國白人作為全球化進程中失落者的這個問題,是解決不了的。

川普只能重塑貿易壁壘,甚至用一些懲罰性的措施來彌補他的選民,這樣對中國很不利。因為中國實際上是在世界上對外貿依賴最強的國家。川普說中國打匯率,中國其實沒有打,但是你可以預測川普可以逼著中國往那個方向走。

你站在川普角度上講,他要是滿足選民的需要,他一定要在國際上找一個冤大頭替他兌現向選民開出的空頭支票。從目前全球格局看,中國是最有可能被川普選中替他的選民買單的國家。他用什麼方式我不知道,因為川普是不擇手段、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所以中國不應該高興太早。

川普的全球格局是什麼樣的呢?如果美國要是撤出全球化領袖地位的話,這對全球也是一種災難。在國際政治分析中,有一篇文獻非常有名,分析的是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的全球經濟危機,主要原因是當英國已經不足以維持全球經濟秩序的時候,美國又不願意承擔這個角色,孤立主義導致全球經濟混亂。而在這個混亂中,美國是吃虧最大的國家之一。

我們知道30年代的大蕭條,到現在為止,美國經濟沒有那麼慘的時候,就是南北戰爭時候也沒那麼慘,那麼多美國人一夜之間財富沒有了。所以如果川普真地讓美國撤出去的話,全球的經濟有可能重新陷入那種危機之中,美國會付出很大代價,中國也不用說——除非中國承擔起國際領袖的地位;但是中國現在很多制度與西方國家不接軌,它很難做這一點。

所以在全球上,如果川普真地兌現了他的這些諾言的話,那麼將是一場大的災難。

(《核心應該在鬥爭中形成》連載之2,《內幕 》第60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